那個讓藤原浩 「認輸」 的男人,終於出現了

日本潮流教父、潮流文化傳播者、Nike HTM 的發起人、被陳冠希尊稱為 「師父」 …….承載在藤原浩身上的標籤實在太多太多。

讓德高望重的藤原浩 「認輸」?這樣的人,存在嗎?

去年 10 月的 Complexcon 中,主辦方連同 Jeff Staple 邀請了藤原浩開展了一場名為 The Art of Collab 的座談會。得益於 Complex 在昨日釋出了座談會的全記錄,那個讓藤原浩 「認輸」 的男人才終於浮出了水面。他,就是 Virgil Abloh。

這裡頭的一切故事,還得從這三雙 Nike x Fujiwara Hiroshi 「The Ten」 開始說起……

其實早在 Nike x Virgil Abloh 「The Ten」企劃釋出之前,Nike 曾經邀請藤原浩進行全新的聯名企劃,一場暗暗的博弈便開始了。

不知是進度跟不上,還是藤原叔叔 「有所留力」。藤原浩的 「The Ten」 的全貌至今仍未釋出,而 Virgil Abloh 的 「The Ten」 已經火遍全球。某程度上,藤原浩確實 「輸了」。

關於 Virgil 的設計以及故事,我們已經聽得耳朵起繭,再起爐灶聊半天,似乎沒啥意思。反倒是本次 The Art of Collab 座談會裡,Jeff Staple 和藤原浩大談早年的相識、與 Nike 的合作始末,以及藤原浩的 「The Ten」 裡的設計故事,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註:鑑於原視頻無法下載,筆者簡略地將座談會的內容濃縮成人物對話,僅供各位參考。

J:Jeff Staple F:Fujiwara Hiroshi(藤原浩)

J:很高興可以在 The Art of Collab 座談會裡見到你,不知不覺我們已經認識 20 年了。還記得當時我在剛創刊的 《The Fader》 雜誌裡工作,對於 Nike 的 「COJP」 支線(在 Nike 的日本境內限定產品線)相當感興趣。

在一位朋友的引薦下,他推薦我去拜訪藤原浩。當時 《The Fader》 的製作預算相當之少,我找了 3 位日本攝影師幫我完成本次的拍攝,但這 3 個人都不約而同地表示 「不敢拍」 藤原浩?

 


▲ 在 《The Fader》上, 藤原浩首次接受美國刊物的專訪

因為他很凶、很不平易近人?其實,是因為藤原浩當時在日本有著極高的知名度,是 「神」 一般的存在,一般攝影師可不敢接這個活兒但面對免的交流之下,我發現他是一個友善、謙虛的專家。

他出沒在東京、倫敦、紐約等地,像一個互聯網一樣,將各地的潮流文化緊密扣在一起。不知不覺已經 20 年了,讓我們回到這次 The Art of Collab 的主題,你認為聯名企劃中,最核心的原則是什麼呢?

H: 品牌的聯名,往往是兩個不同屬性、獨立的品牌進行合作,融合兩者的特點,創造出新的元素很重要。在我眼中,聯名不必要這麼嚴肅,反而更像是一場遊戲(Playing The Game)。

J:你和 Tinker Hatfield、Mark Parker 組成的 Nike HTM 影響了整個球鞋文化的發展進程。你能談談這裡面的故事嗎?

H: 最初是 Nike 邀請了我去 Beaverton 總部,當 Tinker 問我,有沒有什麼新的想法的時候,我就說:「梅賽德斯奔馳有 AMG,代表著更高的技術、專業程度以及全新的概念,我希望 Nike 也能有這樣的支線。」

於是,我和 Tinker 以及 Mark 便一起創立了 HTM,這就是 HTM 的由來。一般情況下,所謂的 「新設計」,往往來自於限量發售,重新復刻。

 

除了配色、細節上的改動,我希望可以做出更深度的東西,同時能將我們三個人的擅長的範疇,糅合在一起,產生有機結合。像早期的 HTM Sock Dart,我負責帶出整個概念,Tinker 負責讓設計成型。

而 Mark (當時負責 Sock Dart 的設計師,是 Mark Smith,HTM2 裡的另一位 Mark) 則負責打磨細節。回顧這 30 年以來做過的聯名,我認為聯名的方式有很多,但不必太過嚴肅,天馬行空也非壞事。

 


▲ 由藤原浩策劃的 Levi’s Fenom 支線,曾經掀起了一股 「牛王熱潮」

 


▲ 作為滑雪愛好者的藤原浩,與 Burton 聯手打造了 AK457 支線

 


▲ 喜歡喝咖啡?那就來一個 Starbucks b-side by Hiroshi Fujiwara By 唄

聊到這裡,Jeff 的眼神一直盯著藤原浩放在腳邊的 LV 袋子,果不其然,藤原浩在座談會的最後,拿出了 3 雙 Nike x Fujiwara Hiroshi 的系列鞋款。

H: 其實早一段時間,我和 Nike 一直希望推出新的合作系列。我腳下的這雙全新的 Air Force 1,設計靈感來自於 Malcolm McLaren(英國朋克之父) 喜愛穿著的多綁帶高幫靴子。


▲ Malcolm McLaren 曾經穿著過的靴款,同樣採用了多綁帶、多鞋舌的設計

 


▲ 兩人在 80 年代已經交情匪淺

Virgil 他做了十雙聯名,我也做個十雙吧…….但是他贏得了這次的較量。Virgil 的設計確實很驚豔,全球的粉絲都為之瘋狂。這次我輸了。

截止目前為止(去年 10 月),我還不知道這些鞋款是以 「The Ten」 的形式面世,還是回歸到 HTM 系列裡…..

 


▲ 有著類似 Presto 內靴設計的 Air Force 1

 


▲ 採用 Flywire(動態飛線鞋面穩定科技) 技術的 Cortez

 


▲ 融入 ACG 材質元素、且配有特殊鞋帶系統的 Air Max 1


對話到此,戛然而止。誠然,藤原浩的 「The Ten」 設計較為簡約,而 Virgil 的設計語言以及解構美學則更為 「出眾」,非得說論個高低,我只能說是各有千秋。

讓藤原浩認輸?Virgil 可算是做到了。在座談會中,Jeff 曾經問到 「錢」 對於設計師而言的重要性。但藤原浩只是輕描淡寫地回了一句……

「我不在乎錢。」

沉浸在潮流文化傳播者這個身份裡超過 30 年的藤原浩,早已是名成利就,錢對於他而言,還真的不太重要。

現在的他,終日遊山玩水,不論是在 Instagram 還是自家創立的 Ring of Colour 的個人博客裡,除了曬曬美食,就是聊聊電影,好一副不問世事的世外高人的狀態。

 


▲ 最新製作的個人專輯 《Slumbers》 目前已經蝦米音樂上線

 

講真,藤原浩真的輸了嘛?在 「The Ten」 層面上,確實有點失色。但早已將亞洲乃至全球的範圍裡潮流網絡納入自己手中的藤原浩,走到哪裡都是教父,那個點石成金,屢屢 「拯救品牌」 於水火的日本潮流教父。

Virgil 啊,Virgil,你這只是贏了第一局而已,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