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抄襲、致敬」當道,怎樣才能成為一個「被別人看得起」的品牌?

隨著所謂 「潮流時裝不分家」 的氛圍愈演愈烈,一直有著許多不解的謎題困擾著我們。在策劃本次的 #JUST LIKE KIDULT# 之前,我純粹懷著學習的心態去採訪近年來憑藉出位的 「抄襲」 系列而名聲大噪的蘇五口。結果,在短短的 6 分鐘視頻裡,阿蘇把我從業以來的一切疑問全都解釋了遍。

 

為何國內原創品牌抄襲現象嚴重?緣何解構設計早已氾濫,但 Virgil Abloh x Nike 的 「The TEN」 系列仍能成為 2017 年的球鞋話題風向標?天價 VETEMENTS 的 「帥點」 到底出在何處?以及身為中國人的我們、為何至今仍未能擺脫 「中國製造」 的負面標籤……這些看著玄乎,甚至難覓答案的核心議題,阿蘇利用個人的見解和經驗,為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究竟怎樣才能在焦躁的國內原創品牌市場裡,開拓出自己的一片天?答案盡在其中。

 


▲ #JUST LIKE KIDULT# — 獨家專訪 Purlicue 設計師蘇五口


 相信有不少朋友閱覽完視頻,腦海中依然一頭霧水。誠然,本次 KIDULTY 與蘇五口的對話內容,已經達到了 「淺入深出」 的境界。對於一大堆令人費解的潮流文化現象,阿蘇選擇了利用哲學的角度向我們進行剖析。

 

 

 

怎樣才叫做好的設計師?

談及到當下優秀的設計師,相信 OFF-WHITE 的 Virgil Abloh、Gosha Rubchinskiy、A-COLD-WALL* 的 Samuel Ross 都是大家視野所及之內的答案。

▲ 誠然,經過早期 Pyrex 利用明星人氣締造爆紅狀態的 「試驗」 以及 Kanye 「左右手」 的鍍金階段,讓 Virgil Abloh 和 OFF-WHITE 一路順風順水

他們在 21 世紀的信息時代優勢之下,將獨有的設計思維、視覺傳達、掌握社交傳播和輿論立場的技巧糅合為一種全新的感官體系,並將其應用在服裝上,使得服裝有更多可傳遞的豐富性

 

▲ 在他們的時代,尚未有微信、微博、Instagram、Facebook 的傳播優勢,他們就純粹地執行裁剪服裝的專業

無可否認,上述的設計師都是 「好的設計師」,但相比之下,諸如 山本耀司、川久保玲、Maison Martin Margiela 的成功卻顯得更為難能可貴。他們更單純通過服裝去講述故事,或者做好一件服裝追求服裝本身還能否有更多全新的可能性。

「把一切繁複累贅都去掉,你才能看清楚事物的本身,一件衣服再華麗,它都不過是一件衣服罷了。 —  Yohji Yamamoto

猶記得 19 年前,在那場被譽為山本耀司最巔峰的一場走秀裡,這位來自英國伯明翰的超模 Erin O’Connor 在行進間忽然將 「婚紗」 的手套、頭紗、裙襬紛紛拋諸腦後,將一條乾淨利落的素色抹胸連衣裙 100% 地還原在大家眼前。

這一切一切,彷如山本耀司多年來堅持的時裝法則一樣,一切輔助皆為虛,回歸服飾的本身,只是一件服飾而已。他們通過服裝去感動和贏取幾十年前的巴黎時裝圈。相比於新時代「視覺語言」,他們顯得更有血有肉。所以為什麼大眾只會覺得 OFF-WHITE 和 A-COLD-WALL*  很「酷」、很 「潮」,但不會認為他們 「美麗」 和「足以打動人心」 。


抄襲是好,還是壞?

▲ 相比起背負 「失敗」 的風險, 從 0 開始建立新品牌,站在 「巨人的肩膀上」 則更顯輕鬆

抄襲,是每個設計師都避而不談的話題。在淘寶,隨時能看到抄襲 A 品牌的 B 品牌銷量居然會更高的 「怪誕」 現象。Fear Of God 同款、機能 「原創品牌」、滅世級打板復刻等等 「變奏式抄襲」 層出不窮。面對抄襲現象,蘇五口的態度和我一樣,不同意也不反對。畢竟品牌,本來就是為了盈利,一旦品牌被冠以了 「牟利」 的性質,甭管是抄襲還是復刻,只要賺錢就是合理,但這意味著你永遠只能活在別人陰影之下,無法忠於自我,也為整個 「Made In China」 的負面印象再次畫上了濃重的一筆。


你的品牌,是為了服務消費者?還是忠於自我?

從近兩三年興起,由余文樂及買手們一同帶火的 Goro’s,我們不難看出中國消費者市場的特性,那就是「集體噴井」。任何需要時間沉澱的東西,都會被極速商業化和 0 耐性的消費者所同化、侵蝕、繼而湮滅。

▲ 即使面臨大雨和特殊天氣,Goro’s 店舖也永遠有著長長的人龍。Goro’s 本店地址(東京都渋谷區神宮前4-29-4 上田ビル)
Goro’s 在日本已經擁有將近半個世紀的歷史沉澱,在高橋吾郎離世後,Goro’s 門店該排隊就排隊,喜歡的人依舊會無慮入荷,面對成群的中國消費者為了 「倒賣獲利」 的目的前往購買的外來衝擊,日本的 Goro’s 文化卻依然趨向穩定。

▲ 多少帶著 Goro’s 的新玩家,願意去品味高橋吾郎的故事呢?

那為何 Goro’s 在中國 「時興」 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現在已經無人再提?皆因這所謂的 「火紅」,只是爆款文化、跟風者所造成的假象,絲毫沒有文化沉澱的意味。跟風完畢,就應該尋找下一個風潮。相比因為明星和輿論導致市場需求瞬間爆發,坊間繼而製作出劣質的 Goro’s 同款或衍生產品這類壓榨其文化內涵的 「殺雞取卵」 式舉動,日本人對於文化的保留和堅持值得我們仔細參詳。

▲ 從當年街道上群眾異樣的眼光不難看出,高橋吾郎的先鋒屬性,一種堅持自我審美的前衛屬性

這也是為什麼日本能有著 VISVIM、Neighborhood、KAPITAL 等文化和風格並存的的品牌,而中國沒有。皆因它們已經熬過了 「沉澱」 的階段(忠於品牌自身,不被消費者和風潮牽著鼻子走,以設計和質量取勝),當下的無數擁護者及當下的順景無疑是 苦痛沉澱過後」 的紅利。在上個世紀末的日本品牌已經熬過了最艱難 (沒有太多信息傳播優勢,唯有專心做品牌) 的黃金時代,而中國原創設計師的道路?絕對是任重而道遠。是忠於自我?還是跟著消費者口味走?這是一個相當嚴肅的問題。


本期先鋒造型

蘇五口

Purlicue 品牌主理人 & 設計師

外套 & Pin:Barbour

腕錶:Rolex Daytona 116523

腰帶:Carhartt

鞋子:Vans New Era


 
特別鳴謝:CREAMART(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花城大道 1 號)Badmarket(廣州市越秀區東山口廟前西街 9 號)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