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美國大麻合法了,賣麻葉襪的 HUF 卻麻煩大了!

雖然距離 4 月 20 號的到來還有些時日,但在大洋彼岸的加利福尼亞,已經有不少 “民航飛行員” 開始提前慶祝了。隨著 64 號法案的正式生效,從今年的元月一日開始,只要你年滿還有大把時光可以混吃等死的 21 週歲,且正好生活在加州這塊風水寶地上,那麼甭管你是選擇用大麻在自家後院佈置個山水盆景,還是擺一株在寫字檯上冒充綠植,都不用再擔心 DEA 半夜叩門了

從仙草、毒物到管制類醫療藥品,這種桑科、大麻屬的一年生草本自打新石器時代開始被人類吸食起,就不斷更換著前綴。而隨著娛樂用大麻被取消禁令,Snoop Dogg 和 Wiz Khalifa 這爺倆兒在歌裡哼哼的 “Roll one, smoke one, and we all just having fun” 離普世價值觀似乎又近了一步。

 

 

但和你一樣,除了在 “朝陽群眾再立奇功,娛樂圈吸毒隊又添新員!” 等新聞八卦的評論區底下扮演過幾回牆倒時的眾人以外,筆者對大麻的好奇都乖乖留在了 《星期五》、《拯救肯尼小子》和 《豬頭逛大街》裡。但幸好,起碼我們還有麻葉襪穿。


Plantlife

 

 

這種將麻葉圖案按你女朋友最愛的馬卡龍般排列的棉質長襪,幾乎是在一夜之間,便從首次上架時無人問津的 “甭找錢了,送您雙襪子吧” 變成了所謂潮人標配的現象級單品。同時,這雙襪子的出現也讓無數剛剛起步,銷量慘淡到日均 2.5 單的線上潮店看到了盈利的曙光。雖然現在已經無從統計淘寶上究竟賣出了多少雙低幫、高幫、過膝、齊眉的麻葉襪,但在它淪為街襪前,從未打起過入手念頭的想必屈指可數。 

最重要的是,正是憑藉這款本名叫 Plantlife Socks 的人氣麻葉襪,才讓許多人第一次知道了那個由骨灰滑手 Keith Hufnagel 創立,連美國人都分不清到底是該念 H.U.F 還是 Huff 的滑板品牌。

 

▲ 讀音矯正:Huff

在如今以炒賣價值判定品牌段位,連 Supreme 也不敢輕易造次的 Stussy 都被歸入到 “美潮入門” 的世道下,HUF 的美譽度基本都來自於那些根本買不起某知名滑板品牌的真‧板仔,以及因定價親民,而將其作為走量之選的二道販子。但鮮少有人知道,HUF 的江湖地位根本不輸段落裡出現過的任何一個名字。

 

 

▲ Keith Hufnagel

上世紀 80 年代的大蘋果城,升格到主流序列的 Punk Rock 和 Hip Hop 文化在街頭作威作福,但彼時的滑板運動仍被大眾視為孽種。正值叛逆期的 Keith Hufnagel 為了逃離這塊貧瘠的滑板荒漠而隻身來到了加州 —— 無數滑手心中的聖地麥加。自作主張將 “Skater” 填入人生履歷職業欄的 Keith Hufnagel 從此便開啟了以職業滑手為身份的職業生涯。

 


HUF

 

 

加入當地滑板團體 REAL Skateboards 後逐漸在圈內打響名氣的 Keith Hufnagel 開始想在沒日沒夜打磨滑板技巧的同時,尋求點能讓自己不感到無聊的新鮮挑戰。於是,不避諱承認曾受到 Supreme 和 Stussy 啟發的Keith Hufnagel 在舊金山盤下了個小門臉兒,售賣滑板用品、街頭服飾和球鞋。很快,這家被命名為 HUF 的小店便成為灣區滑板愛好者的首選據點。 
隨著知名度的提升和擁躉的聚攏,著手生產自家的服飾產品順理成章的被提上了日程。「如果他們懂 HUF,那當然是美事一樁,但即便他們壓根不瞭解 HUF,我也不會給任何消費者上課。我無法控制誰來購買我們的商品,但我知道只有消費者才是品牌的基石。」

 

 

不管你選擇將 Keith Hufnagel 以上這番言論解讀為商人思維還是理性叛逆,較之於動不動就嚷嚷著 “Justin Bieber 和 Rihanna 之流不配穿我們的衣服” 的 Thrasher 和店員臉上寫滿了 Fuck You Pay Me 的 Supreme,也許正是這種區別於極力維護自己叛逆和不羈設定的老牌滑板品牌的經營思路,才讓 HUF 一直在商業遊戲中遊刃有餘。

 

 

如果你在街上晃蕩時,一進店就能撞見出自日本木雕藝術家Haroshi 之手的滑板雕塑,那麼,歡迎來到 HUF。從洛杉磯、紐約、東京、大阪到名古屋,HUF 的輻射範圍還在逐步擴張。 
故事聽上去有些老套?顯然,選擇以 HUF 作為今天的選題並不是為了絮叨一些陳年往事。


Metropolitan

 

 

就在上個月,HUF 在日本的經銷商,同時也是 Stussy Japan 版權擁有者的 Tsi Holdings 宣佈以約合 630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 HUF 百分之九十的股份,交易已經達成。雖然 Tsi Holdings 許諾 HUF 將繼續保持獨立運營,並依然將由創始人 Keith Hufnagel 全權負責,但這跟正規軍收編完泥腿子部隊後為穩定軍心而保留統帥,但必定會安插政委的影視劇橋段似乎也沒什麼不同。 易主後的 A Bathing Ape 就是現成的前車之鑑,面對資本注入後勢必要進行的全球化擴張,如何在追求效益最大化的同時不去稀釋品牌價值,依然是個棘手的難題。

 

 

就像之前曾推出以日本傳統刺繡工藝「刺し子」為賣點限定單品的 Champion 日本支線,和曾在和風 “風呂敷” 上大做文章的 Stussy Japan。有部分消費者對品牌入鄉隨俗後的變化滿懷期待,但也不排除那些追求原汁原味的擁躉會棄之而去。

 

▲ Champion 「刺し子」限定單品

▲ Stussy Japan 出品的 “風呂敷”

Keith Hufnagel 顯然就屬於後者。將時間拉回到去年年初,以 2.0 姿態現身,同樣由Keith Hufnagel 創立的滑板品牌 Metropolitan 在 1996 年結業後重新宣告回歸。

但在發佈完品牌重啟後的首個完整系列後便再無後續動作的 Metropolitan 自然而然的被解讀成了 Keith Hufnagel 玩票兒心理作祟的即興之舉。參照 Ian Cannor 曾信誓旦旦要帶回 Kanye West 的 Pastelle 後的無疾而終,重啟品牌顯然並非易事。 但就在收購消息傳出後,Metropolitan 便於幾天前公佈了迎接 2018 年的全新系列,標誌性的 Keith Hufnagel 風格。

 

 

巧合?「我愛目前為止的 HUF,但我同時也享受重新創造的過程。屬於 HUF 的部分非常有趣,但現在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層面了。」

 

答案不言自明。


 

 

總有一天,潮流的反芻勢必會將現在過時到你驚呼 「媽耶」 的麻葉襪重新帶回,但曾經佈滿Keith Hufnagel 印記的 HUF 似乎要進入新的篇章了。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