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AR / 手指向天空,莫忘初衷。A-Lin:「雖然哭過、挫折過,但我走過來了。」

 

乎每一次準備專訪,為了作足功課,都免不了把自己投進一種無我的境界。戴上耳機,專注敲打鍵盤的我,不知不覺,停下了動作。

耳裡有一道輕而韌的歌聲,飄了進來。先是低低啞啞的哼唱,像是在你耳邊呢喃著某個私密故事,柔軟而充滿力量。伴隨鋼琴鍵的輕舞,思緒很快地被捉住、吸引著,並在腦海中迴盪,嗡嗡作響。

「那一年那女孩,一個人看大海。懞懂的期待,還不曉得何謂愛。月光灑落大海,半夜的電台,有種青澀化不開…」倏然地,鼻頭一酸,竟把情緒交給了這段。那真的是非常、非常好聽的歌聲。像是海邊的風輕輕旋起的白沙,隨風的路徑,扶著腳踝向上飄了一些,在空中停留半晌,再各自散落。有一點點苦澀,卻不曾放棄。

恍然之間,我好像聽懂了當年那個小女孩,對於此生的追求,有多執著,有多摯愛。她想用自己的崎嶇,鼓舞每一位生命挑戰者,「站在海邊唱歌的自己,就是一面鏡子,像是在提醒著我要永遠保持純真,堅持夢想,繼續努力踏實。」

在世界兜了一圈,這個名叫 A-Lin 的女孩,此刻已是舞台上一道耀眼的星光。她溫暖依舊,純粹依舊,並將自己一路走來的浮浮沉沉,化作音符,回饋給這片音樂大海。

對於歷經世事的人來說,「找回初心」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這次同名新專輯中,我看到了 A-Lin 最初的簡單快樂,由內心底層發出來的那種。

而這份感動,透過專訪內容,你也將有所感受。

 

外套:Claudia Li by Maison Noir / 鞋子:3.1 Phillip Lim  / 耳環:Justine Clenqute by Artifacts

 

出道至今,你接受過大大小小的訪問,也上了不少媒體版面。你覺得「被訪問」的感覺如何?到目前為止有什麼有趣的觀察嗎?

接受訪問有時候是一種交流,我可以從這個人的談吐或邏輯,學習到一些東西。我也有可能會啟發到訪問的人,讓他改變下一個問問題的方式。我覺得彼此溝通是一個很奇妙的化學作用。 

看一個人在訪問當中跟你有沒有連結、對於你瞭不瞭解?他今天是來工作還是真的想了解我?我有時候講到一些重點,但有些人就是不會記得,可能內心只把這段談話當成工作吧!我喜歡觀察這些細微的情緒跟心態,很有趣。

到目前為止,有沒有什麼問題是你一直想要被問到、但就是沒人問你的?

創作這部分是我希望能夠被注意到、但是卻很少人問的題目。有時也會想說是不是自己的創作能力比我歌唱的能力再低一點,但我現在不會想這麼多了,反而會主動去跟大家說我有創作,從第一張專輯到現在都有。其實我的創作都有點正面的、溫暖的感覺,這次新專輯就收錄了兩首自己寫的歌:「隨心所欲」跟「光之海」。寫這些歌完全沒有目的,只是希望寫出聽了會舒服的歌,能找到簡單的快樂。

 

 

你還記得自己的第一次的創作嗎? 

我大概在 12 歲時寫出人生的第一首歌,那時是母親節,哥哥姊姊的零用錢都比較多,所以他們準備禮物、卡片,而我就寫一首歌送給媽媽,歌名叫做「I Love You mama」。小時候很喜歡惠妮休士頓、瑪麗雅凱莉這些國外的大明星,覺得歌詞裡面含有一些英文詞很厲害,但當時自己的英文也沒有懂很多(笑)。

有想過要把這首歌再整理過,放進自己的專輯裡嗎? 

當然,我希望有一天能出一張全創作專輯。我仍不斷在累積自己的創作,近期有寫一首歌,但沒有放在這次的專輯裡,叫作「我要遠離你」,是對我的手機講的。因為我近幾年來一直被它控制,手機沒電就會慌張到不行。某天甚至夢見手機追著我跑,還叫我媽媽,好可怕(大笑)!所以我現在都會盡量用紙跟筆來紀錄今天所發生的事,平衡一下被手機制約的習慣。

 

 

我沒有辦法知道每個人的喜好,這太複雜了,所以我盡量不去想大家喜不喜歡,重要的是:我喜歡就好。

 

剛提到你的創作比較偏向溫暖、可以感動人心的,所以你多半會為了什麼而創作?

我的創作都是自己唱起來會好聽,或是能感動到自己的旋律。我沒有辦法知道每個人的喜好,這太複雜了,所以我盡量不去想大家喜不喜歡,重要的是:我喜歡就好。有自信就會散發魅力給聽你唱歌的人,自然而然就會有人喜歡、接受你,我覺得這樣就夠了,沒有肯定自己,別人怎麼肯定你呢?

你說,大海是你第一個聽眾,「光之海」這首歌就是在描述當年那個愛唱歌的小女孩追求所愛的初心。如果可以,你想回到只有大海陪伴的日子嗎? 

其實不是不想要回到那個時候,只是我不會去後悔做過的事情。我只希望當我回頭看這些過去,心裡是開心飽滿的。雖然哭過、挫折過,但是我走過來了,覺得:「哇!我好勇敢!」這樣就夠了。我很慶幸自己是一個樂觀的人,我也會有難過的時後,但是我每一天都會看著鏡子對自己微笑說:「我是最有福氣的人,我是最獨特的人,每個人都是生命挑戰者!」那個站在海邊唱歌的自己,就是一面鏡子,提醒著自己永遠要保持著純真,堅持夢想,繼續努力踏實著。

 

 

在唱歌這條路上,你曾迷失過嗎?

有啊,在我16、17歲參加過很多歌唱比賽,因為太愛唱歌了,在同一條街上兩三家餐廳駐唱,所以很多客人在不同的餐廳都會遇到我(笑)。有些客人大概是一直看到我很煩,喝了酒就鬧,想把我趕下台,叫我不要再唱了。當時爸爸也很反對我唱歌,可能因為我爺爺是警察,他希望我們是警察世家,所以一度有猶豫要不要乾脆去當警察算了。

那時候,我的外公病了,我回台東家裡看他,他年紀很大了,認不出我是誰而且病懨懨的,想多跟他說話喚起他對我的記憶,也都沒有用。我不知道能為他做什麼,所以我唱歌給他聽,唱了一首他很喜歡的古調,也是小時候他教我唱的。他躺在床上看著我,抓住我的手用原住民語說:「我知道你啊!你是我的小孫女啊!」然後用另一隻手指向天空:「我要去這個地方,我會在這個地方保佑你,以後會有很多人在台下聽你唱歌喔!」我當場在他床邊崩潰大哭。那天他跟我說完再見之後,就真的跟我們再見了。我到現在都還記他手心的溫度,也是因為他這句話,讓我更堅持要繼續唱歌。所以我唱歌會習慣手指向天空,不是為了飆高音,而是要謝謝我外公,因為台下真的好多人在看我,謝謝他的保佑,那是很大的鼓勵。

我的第一張專輯有一首創作叫做「回家」,外公以前常常對我說:「你什麼時候回來啊?要記得回家啊!」當時回台東,我就在他靈前放這首歌給他聽。很奇妙的是,當歌曲開始播放,有一隻蝴蝶飛就到我的肩膀,好像在對我說:「回家啦!」的感覺,那首歌一結束,蝴蝶也飛走了。真的是很奇妙的感覺,也像是外公在告訴我,會一直在我身邊保佑我。

 

 

在外公的保佑下,你自己覺得你成功了嗎,成功的感覺是什麼?

我是一個很幸運且幸福的人,一路以來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貴人。我得到了很多站在台上的機會,也失去了很多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但我還蠻幸運的,畢竟真的很難去平衡工作跟家庭這兩件事,都是我的家人在幫我平衡,讓我不要有遺憾。也因為有家人的支持,才能讓我在事業上成功。

 

我唱歌會習慣手指向天空,不是為了飆高音,而是要謝謝我外公,謝謝他的保佑。

上衣:beams  / 鞋子:3.1 Phillip Lim / 裙子:sacai by 團團 / 耳環:H&M

 

這次首挑大樑擔任製作人,新張專輯也被稱為「最A-Lin」的一張作品。既然是製作人,某部分必須跳脫原本的自我,用第三人稱的角度看事情。我很好奇,身為一個製作人,你所認識的「A-Lin」是什麼模樣?

其實只有在最後剪輯音頻的時候,比較有第三人稱的角度出現,因為從頭到尾就只有自己的想法,會去想這首歌應該要怎麼唱?那首歌想要表達什麼?素材都完成後,想說這個 A-Lin 唱的很好,那個 A-Lin 也唱得不錯,會不知道該怎麼選擇(笑),因為我有時候內心會有天使跟惡魔在掙扎,所以最後還是需要荒井的幫忙。

 

 

在選曲填詞、製作以及音樂排序上,依據是什麼?如何凸現「最A-Lin」的樣子?

這張專輯的曲序就是我排的:「未單身」之後就會自問自答說「無人知曉的我」,接著跟朋友出去吃飯就放「你點的歌救了我」,跟朋友聊完天、聽完音樂,不管遇到什麼都「隨心所欲」,不去管任何目的「好,不好」?既然要跟著自己的心走,那就回到「光之海」找回最初的時光。

我會先看旋律,再來是詞去選擇整個歌曲的編排。很特別的是,我們其實都在錄音之後才決定一些歌,像是「光之海」大概今年六月才出來的,那時候還蠻緊繃的,因為已經製作一年半了,收了非常多的歌,荒井、李焯雄包括我都是對作品非常龜毛的人,一直重錄,邊唱邊改。 

我覺得跟李焯雄老師合作很棒的是,他在我們錄音的時候都會講解他為什麼這一段旋律會配這樣的詞,還會準備一些文案資料、圖片來輔助講解他的內容,很像在上課一樣(笑)。在聽旋律跟編曲時,腦中會對這首歌有個想像,再看到歌詞會更投入,唱起來就很有畫面,所以我真的很喜歡這次的團隊。

 

 

我們很喜歡聽、也很喜歡看妳唱歌的樣子,無形中,傳達一種「對喜愛是事物的偏執」。對妳而言,「唱歌」是什麼?

唱歌可以讓我所有的喜怒哀樂得到立即的宣洩跟釋放,每天唱歌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我記得以前從台北要回去台東的火車上,我最喜歡在車廂跟車廂中間連結的地方唱歌,雖然很吵,但是在那裡唱歌超過癮的!有一次被一位乘客看到,他就一直站在那邊,那時我心想我是不是擋到他了?後來他就點頭拍手,然後默默走進車廂,我覺得他可能也有點尷尬,因為被我發現他在看我(笑)。 

還有,前幾天我們去台中,剛好在車上聽到王傑的歌,雖然我很累,但還是跟著唱到破音。我只是想要發洩我的累,聽到自己破音就覺得好爽啊!

 

襯衫、長版背心:Claudia Li by Maison Noir  / 鞋子:Michael Kors / 襪子:stylist own / 耳環:H&M

 

唱歌可以讓我所有的喜怒哀樂得到立即的宣洩跟釋放,每天唱歌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

 

作為一個歌手出道,你目前最大的獲得是什麼?

我想就是快樂吧!那個快樂來自於我跟聽眾之間的共鳴。有時候我會邊唱邊閉上眼睛,幻想自己也是聽眾,聽「那個唱歌的人」想說些什麼。因為有些歌曲不是我自己的經歷,而我要怎麼樣才能把它變成我的故事呢?我只能靠宇宙讓我靈魂出竅,附身到別人身上囉!(笑)

 

 

你喜歡現在的「A-LIN」嗎?(螢光幕&私底下)

喜歡啊,非常喜歡。我以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現在我知道了,我覺得不是「要」,而是「給」,我可以給別人什麼?這是我會去思考的事。我以前也會被別人影響,所以我現在希望能夠去影響別人。

由於「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讓大家熱烈討論起節目內容與音樂相關話題。我們也挺好奇,身為唱將的 A-Lin,有屬於自己的 freestyle 嗎?

我的 freestyle 是微笑。那不是一個節奏,而是將你想表達的用 freestyle 的方式展現出來,所以「微笑」就是我的 freestyle(笑)。

 

洋裝:Burberry / 項鍊:beams  

 

我也會哭、也會有難過的時後,但是我每一天都會看著鏡子對自己微笑說:「我是最有福氣的人,我是最獨特的人,每個人都是生命挑戰者!」

如果一定要選一件你自身的小秘密公諸於世,那是哪件事?

因為我不愛穿襪子,所以我喜歡讓人聞我有沒有腳臭,而且是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哈哈哈! 

最後,給喜歡你的人幾句話。 

謝謝你們一路的支持,希望從音樂可以感受到我的簡單快樂。你們都是生命挑戰者,為自己的生命每一戰、每一刻都要努力奮鬥,即使挫敗了也別氣餒,因為明天又會是全新的戰場,一起加油!

 

 

 


 

後記

「Dear Amber:做自己,最喜歡的自己。一起加油!」這是 A-Lin 在與我們道別前,寫下的一段祝福。

現代人生活壓力之大,莫可奈何的事天天上演,挫折難免、憤慨難免,雖然時時提戒自己別往下墜,但仍會有那幾個癱軟的片刻,無助而孱弱不堪。

這大概是為什麼當我聽到「光之海」的旋律時,會有這麼深刻的感觸的原因吧。藉著這次專訪的機會,我試圖把這份心情交給 A-Lin,私心希望她不只是分享自己,也能做我的聽眾。

當然,A-Lin 很貼心地做到了。

整段訪問過程中,彼此都帶著溢滿的情緒,在給予及獲得之間,激盪了許多小小的煙花,短暫而燦爛。能被這份安慰好好包裹著的感覺,很溫暖、很珍貴。

在追尋夢想的路上,不免都會經歷幾段迷惘,但就像 A-Lin 說的,只要手指向天空,莫忘初衷,莫忘摯愛帶給你的力量,一切都會好轉,也會找回屬於自己的,簡單快樂。

與 A-Lin 的相遇,無論是眼神上的交會,還是言談之間的真切,觸動到內裏的那份脆弱與感動,我想我會記得很久、很久。

 

 

Director:Lin / OVERDOPE
Editor:Amber / OVERDOPE
Photographer & Composition:Mr. Triangle
Stylist:Amber / OVERDOPE
Videographer:Ikea Kew
Hair Artist:Johnny@hc hair culture
Make up Artist:DivaBeauty Elvi Yang
Assistant Editor:Chou, Ada, Naomi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