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其實「西河」根本不是 NBA 的時尚偶像,大前輩:「他只是穿得不一樣罷了!」

從選秀大會、轉會市場到夏季聯賽,助興尚可,能提供的談資卻著實有限。幸好,新球季終於要開打了。

啥!你說 NBA 的 Logo 變了?!

幸好,上面這枚只是在「色位深度」和「字體細節」上做出微調的新 Logo 基本也就是來終結球迷群體 “誰將接任 Jerry West 的 Logoman 位置?”的自嗨討論。

其實 NBA 走過這麼多年,除了 Logo,還有啥沒變過?

多少有些不為人知的是,NBA的潮流走向,其實也正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變革和遷徙。而之所以聊到這個話題,都得從”一張帥臉”和”一篇文”說起…

“威少” 們真的算得上潮人嗎?

只要你的主隊不在華盛頓,哪怕你自詡資深球迷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很難對上號。而這哥們儿上回和 “時尚” 搭上邊,一次是在紐約男裝周秀場外閒逛時被鏡頭逮了個正著,另外一次就是花費 12000 美金訂製鑲鑽牙套。

招搖、顯擺、超強的表現欲以及對鎂光燈的高度迷戀,這些正是貼在千禧一代NBA球員身上的鮮明標籤,而網絡與社交平台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這幫半大小伙子的舞台首選。

而 Joel Embiid 們對社交媒體的重度依賴便是這個歷史過程的醒目註腳。

 

當這些年代特質反應在著裝品味上,敢穿敢秀的 Russell Westbrook 就比一眾趕時髦的同級生們要討喜多,而這便是這位愣頭愣腦的長灘青年能被奉為新生代 “時尚偶像” 的先決條件。

說來嚇人,我一直對 “The Kate Moss of basketball” — 這一知名時尚媒體 Esquire 冊封給 Russell Westbrook 的江湖名號有些忌憚。我們都知道 Russell Westbrook 最早是如何通過自己獨到的 “眼鏡審美” 贏得注意。

但通過其本人對所謂風格和有型的界定,以及那件印著 “Official Photographer” 字樣,就可發現這伙計穿衣服純粹看心情,可能壓根兒就沒把“時尚偶像”的頭銜當回事。

為什麼公認的潮人 Russell Westbrook 不能被稱為 “時尚偶像”?只能說 Iverson 的時代真的已經遠去了

如何評判一個人是否夠格被叫作 “時尚偶像”?看你是否想 “穿得像他一樣” 就是最簡單的打分標準,而上一個遞交滿分答卷的人叫 Allen Iverson。

不知列位是否還記得十來年前那一紙惹得滿城風雨的 “著裝令”,當時聯盟的一口官腔基本可以解讀為 “客官息怒,我們是主要面向廣大中產階級消費者 aka 白人爸爸的精英聯盟嘛”,但也有不少好事的球迷認為這樣不止會扼殺球員個性,根本就是變相種族歧視!

 

雖然這項禁令在我看來跟 Kanye West 先生曾主張發起的 “所有老爺們儿都應該西裝革履” 的運動一樣蠢,但各執一詞的雙方在一點上卻出奇的統一:禁止穿著肥大的 Hip Hop 行頭、佩戴誇張的珠寶首飾、頭巾,甚至是牛仔垮褲,隨便將這些關鍵詞一串,指向的不就是我們的戰神嗎?

面對官方拋出的問題,從街頭汲取養料,在 Hip Hop 文化的給養下盤結生根,成為讓無數少年在著裝乃至精神上模仿和仰望的大樹,便是 Allen Iverson 給出的 “答案”。試問,當你決定購入你的第一雙 Timberland 黃靴、第一雙純白色的 Air Force 1,是否受到那個男人以及他背後的 Hip Hop文化影響?

當然,曾經嚴格的著裝規範早已鬆動,隨著 Hip Hop 藝人在時尚界掌握了越來越多的話語權,以及諸如 Jay-Z、Drake、Nelly 這種身兼說唱歌手及球隊股權擁有者身份、形像大使的狠角色的出現,作為一切向金錢看齊的商業聯盟也跟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依附於聯盟的各支球隊也在用各自的方式迎合著Hip Hop文化。上賽季季后賽,休斯敦火箭和聖安東尼奧馬刺決定生死的第六戰的觀戰 Tee,便是交由饒舌歌手 Travi$ Scott 設計,而在並不遙遠的北境之國,多倫多暴龍隊沿用了兩個賽季的全新球衣設計和黑金色調,作為加拿大文化符號級別人物的 Drake 也出了不少主意。

 

其實撇開 Hip Hop 文化不談,就算沒有 “著裝令” 這檔子破事兒,以 Allen Iverson 為代表的聯盟中生代時尚領袖們,在退役前其實就已經逐步退出爭妍鬥豔的擂台了,歲數一上來,追逐時髦兒的腳步難免磕磕絆絆。

看完了聯盟中青兩代的時尚,是時候將時光閃回到 NBA 的蠻荒時代,來請出下面這位壓軸嘉賓了:

Walt “Clyde” Frazier,聯盟歷史上第一位創辦自家時尚雜誌的球員、第一位擁有自己簽名鞋款的球員、第一位開上 Rolls Royce 的球員,以及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 “時尚偶像”。如果要拿一句話去概括 Walt Frazier,其自傳封面上的副標題可能就是對前者地位最好的詮釋 — A Guide to Basketball & Cool,不管是打球還是扮酷,Walt Frazier都是導師級別的。

 

正是這個聲稱 “除了衣裳,沒人能從我這裡拿走一塊錢” 的吝嗇鬼,卻將皮草、高級定制、出挑的色彩選擇糅合成的 Walt Frazier 式專屬美學大方的展示給了整個聯盟以及一向挑剔的時尚界。

” Dwyane WadeKevin GarnettLeBron JamesAmar’e Stoudemire ” 這是老先生在談到 “如今的聯盟中,誰能夠得上會穿衣服?” 的話題時給出的名單。

而當被問到 那Russell Westbrook呢?” 老先生只說了 “I wouldn’t say he’s a good dresser, just different” 的回答,但我們已經知道他的態度了。

其實這話從 Walt Frazier,這位 “著裝令” 的支持者嘴裡說出來,也不能全聽。畢竟動不動就把穿衣打扮上升到種族和身份高度,常常把 “你是個職業球員,就應該穿的足夠職業” 掛在嘴邊,以及樂於提起自己曾被 Michael Jordan 親口恭維 “我手底下的球員要是都像您這麼會穿衣服就好了” 的老爺子,也難免會有主觀和古板的時候。但關於 Russell Westbrook 著裝品味的評價,卻挑不出任何毛病。

“與眾不同” 終歸只是讓你從一群流著汗拍球的男人們裡脫穎而出的初級方式,而擁有自己的 “風格”,以及究竟是什麼原因才能使你的獨家風格被人追隨效仿,甚至如 Allen Iverson 一樣影響整整一代人的著裝風格,才是被抬舉到 “時尚偶像” 層面時真正該思考的事兒。

“Clothes are my only vice.”

想達到傳統意義上的 “潮”、”時尚” 層面,或是給 GQ 拍個大片,只要你皮包裡的錢夠沉就不難辦到,但如今聯盟裡這幫年少多金的少爺們,恐怕只對後半句體會更深,聯繫起讓 LeBron James Instagram 推圖的高昂價格,以及眾多球員與時尚品牌那不言自明的曖昧關係,就不難明白誰是在認真經營著形象,誰又是行走的廣告牌了。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