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ayne Edwards

「球鞋設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妨聽聽連「籃球之神」都認可的男人和其愛徒娓娓道來…

他正是來自美國波特蘭的 D’Wayne Edwards,他是如何做到我口中的 「打贏喬丹?」一切得從他的故事開始說起。

從 2001 年至 2010 年期間他在 Nike 擔任鞋履設計總監,是全球僅有的幾位參與過 Air Jordan 系列的設計師之一,也是 2008 年奧運會美國國家隊隊鞋的設計者,被 Complex.com 列為目前球鞋行業最有影響力的 50 個人之一。

▲ Air Jordan XX1 & XX2 正是 D’Wayne Edwards 的得意之作。

可別以為近二十年來 D’Wayne Edwards 只出了幾款 Air Jordan 正代而已。500 多雙潮流球鞋、專業運動鞋、戶外運動鞋、兒童系等各種熱銷鞋款都經其手設計,全球銷售額超過 10 億美元。

在任 Nike 設計總監期間,D’Wayne Edwards 帶領他的團隊,在七年內把 Jordan Brand從 3 億美元擴大到超過 10 億美元的生意規模。

D’Wayne Edwards 素來在設計上並不僅拘泥於熱賣、爆款這些 「表面功夫」,對於設計行業抱有極大的熱情的他更執著於引導出更多的對於球鞋設計行業的優秀人才。

在他的推動下,Jordan Brand 推出過 Futuresole 設計大賽,以參賽者的冠軍作品,直接改變了 Jordan Melo M6、M7 兩代的鞋面設計,讓熱情滿滿的球鞋設計師的作品可以放在 Jordan Team 的產品正代上,可見他對於球鞋設計行業極大的推動意義。

在 2010 年,Edwards 在波特蘭成立了全球第一家專業球鞋設計學院 Pensole Footwear Design Academy,更在 2014 年創立了 WSC(World Sneaker Championship、全球球鞋設計大賽)。這對於全球的球鞋愛好者而言,無疑是一個不可多得並能一展身手的平台。

從開課至今,Pensole 學院的畢業學員遍佈在 Nike、adidas、Under Armour、The North

Face、 Converse、New Balance 等全球大牌之中任職,甚至擔任主創設計師。

▲ 去年 adidas 籃球系列中叫好又賣座的 Crazy Light 2016 便是出自 D’Wayne 的愛徒 Nick Daiber 之手

可能你會覺得,千言萬語都好,這都是外國設計師的 「小圈子」 罷了,跟我們廣大的國內讀者又有何關係呢?那你還記得我們曾介紹過的那位中國設計師丁力嗎?儘管他在今年的 WSC 中離冠軍只有一步之遙,成為了唯一一名進行 WSC 全球三甲的中國設計師。

在球鞋設計領域上,中國設計一直是弱勢方。但丁力卻為我們呈現了 「中國設計最接近巔峰的一次」。本次 D’Wayne 攜手戶外品牌 EDCO讓 WSC 走進中國,讓中國的球鞋愛好者真正接觸到球鞋設計師這一神秘職業最真實的一面。

本次我們對 D’Wayne、2017 WSC 三強選手 Christopher Dixon、丁力以及 EDCO 品牌代言暨著名模特 Adrianne Ho 進行了專訪。大談球鞋設計師不為人知的故事、中國設計如何崛起等趣聞。

至於 D’Wayne 是如何堂堂正正地打贏過籃球之神 Michael Jordan?欲知後事,你可得一字不漏地認真看下去。

中國設計的未來,在於文化的積累,而不是抄襲

K:KIDULTY  D:D’Wayne Edwards

K:從 2001 年加入到 Nike,你作為能直接跟 Michael Jordan 親自對接的設計師之一,欲要談及 MJ 在球鞋上的喜好和要求,你肯定是最有發言權。能跟跟我們談談當中有趣的故事嗎?

D:為 Michael Jordan 設計球鞋?為他設計 Jordan 正代,你先要向他證明你自己,證明你是一個有實力的設計師。在正式和他見面之前,我的同事已經告誡過我,他是如何 「刁難」、挑剔設計師們。

很有可能你認為是好的設計,在他眼裡就是一坨 「狗屎」。但他從不針對任何一個人,他只是對每一件事都力臻完美,一個近乎於偏執的完美主義者。

▲ Air Jordan 18 作為 MJ 本人告別 NBA 賽場上的最後一雙正代,在其之後如何處理好 Air Jordan 後續的設計是當時 D’Wayne 面對的最大難題

第一次為 Michael 設計球鞋,他就和我談起了他當時最喜歡的 Aston Martin 跑車,我在當時翻遍了 Aston Martin 所有的相關資料,我生怕他會把我給 「問倒」 了。不出我所料,他真的事無鉅細地對我進行了像期末考試一樣的 「盤問」。

做好資料蒐集的我,自然沒被他問倒(儘管我緊張得手心直冒汗,我面前的可是 Michael Jordan 啊)。當他說:「好吧,你贏了。我沒問題可以問了,咱們可以開始聊聊設計的事了」。呼…… Michael Jordan 被我的 「專業知識」 打敗了,我可算是戰勝他了。

▲ 恩,得到 Michael Jordan 的贊同,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K:Martin 和 Chris 都是從愛好者逐漸投身到設計行業,最終成為了從 WSC 中脫穎而出的出色設計師,作為老師的你對於他們以後真正踏足球鞋設計行業,您又有何建議呢?

D:記住,你的設計永遠都是為穿著者所服務。同時,我希望他們可以做出與眾不同的設計。不論旁人如何評價你的設計(好與壞),追隨自己的內心。別人對你有所質疑,永遠是一件好事。

K:一雙球鞋的設計,從一張圖紙到最終的成品。您覺得最難是哪個環節呢?

D:如何面對別人的質疑,對於我而言是最難的一部分。我這一輩子做過數以萬計的球鞋手稿,你的設計總不能滿足到所有人的喜好。別人的評頭品足,你要學會吸收和反駁。我經常向 Pensole 的學員強調一句話:學會用事實去回擊那些質疑你的人。

K:您是如何看待國內日漸蓬勃的球鞋消費者市場呢?

D:前景一片光明,中國的球鞋文化逐漸走上正軌。越來越多像丁力一樣,願意投身到設計行業的中國球鞋設計單位開始發力,讓我們看到了,真正屬於中國的球鞋設計和氛圍。

但你們必須學會保持自我,別被外來的球鞋文化侵蝕了自己的內涵和底蘊。我們都期待著更多中國的設計師可以帶著他們的作品,向全世界的 Sneakerhead 講述關於中國球鞋的故事。這是你們的文化,中國的設計師要學會主動地推廣,而不是一味地被動接受別人的設計。

我在國外也聽說了很多像 Uncle Martian 這類中國品牌抄襲的事件,雖然品牌方獲利了,但卻為真正的 「中國設計」 蒙上了負面的形象。對於新一代的中國年輕人,中國品牌應該樹立正面的形象。

K:您覺得中國的球鞋設計師和國外的球鞋設計師,最大的不同在於?

D:中國的學生會比較安靜,他們都很努力,但可能他們會安於現狀,遠沒有把自己最大的潛能發揮出來,他們也沒有考慮到設計的本源。

比方說為什麼這雙鞋的後跟這麼設計?是因為這要給穿著者帶來更好的支撐。中國設計師需要更多地考慮設計本質,而不是為了設計而設計。

當自己的設計得到大家的認可,這種喜悅比當爸爸還要開心

K:KIDULTY

C:Christopher Dixon D:丁力(Martin Ding)

K:所周知,設計行業都是廢寢忘食的。能談談在你們設計球鞋的期間,遇到過最大的阻力,甚至付出過哪些代價嗎?

C:從一張圖紙、初版、不斷的修改和完善、再到最終的成品和量產,一雙球鞋誕生的過程,是相當漫長的。但縱使你付出過多少個日與夜的努力,都無法改變球鞋設計師是居於幕後的職業。

你很難獲得別人的掌聲,即使鞋子再好賣、再出名,大家都只會記住品牌和這雙鞋,你很難享受到大家的歡呼。在漫長的設計生涯裡你要學會沉住氣,學會獨處,學會保持自己的熱情不被消磨。

D:當時我選擇投身到球鞋設計行業,我收到了身邊朋友的質疑,甚至是來自父母的壓力。曾經有個瞬間,我會自我懷疑,甚至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擔憂。如何在不被大家看好的情況下,頂住壓力繼續堅持是我覺得最難的事。

K:對那些躍躍欲試,希望投身到球鞋設計行業的新手們,你們又有何建議呢?

C & D:毫無疑問的,相信自己。不要害羞,不要怕丟臉,勇敢地把自己的設計展現出來,用自己的設計去回擊所有的質疑。

K:D’Wayne 在 Pensole 學院裡跟你們說過最多的話是什麼呢?

C & D:行動大於一切,勇敢去嘗試。

K:這麼些年來,你們到底畫過多少張球鞋草圖呢?

D:額,兄弟,這個可不數清啊……比方說,當我在吃飯的時候,我忽然被某個事物觸發了自己的靈感。哇,就像是水龍頭開了一樣,就停不下來了,抓起身邊的紙和筆我就開始畫了。

C:對,所以我永遠隨身帶著紙和筆。千萬不能錯過每一個靈感迸發的瞬間,你非要說我到底畫過多少張球鞋草圖?應該可以堆滿一個房間吧。

K:能向我們介紹一下,你這次為 WSC 的參賽鞋款嗎?

D:首先,所有的設計都必須圍繞著以下這個要求來進行:為一個生活在你所選的任意城市,有他自己對潮流的理解和品位的 20 歲男性消費者設計一雙 Premium Sneaker。

我想要嘗試一下我留學所在地倫敦作為我的城市。基於倫敦這座城市的特點:多雨,快節奏,陌生人的冷漠,紳士,切爾西靴,時尚之都,潮流多元化,Gay 文化的認可等等,我做了一系列前期的 Research。

我設定的消費者是一名藝術學校的大學生,自然想到了在倫敦許多扎哈哈迪德的建築作品,她所運用的律動的線條和對於建築體塊化的理解完全征服了我,於是我選擇了她的建築作為我的靈感來源。

倫敦的潮流風格也是非常多元化,我選擇了個人最喜歡的高街風格作為基調,同時考慮到高街風格發源於美國,自然也深受美國人民喜愛。

綜上基於具有倫敦代表性的切爾西靴的鞋型,結合了高街風格的 sculpted 中底&外底,整體風格比較中性和非正式,但又能同時適用多種場合,加上側面鞋舌部分延伸到後跟的拉鏈設計,穿著方便迅速,適應了快節奏的倫敦生活。

後跟的提拉環方便穿著,同時固定的金色紐扣裝飾部件和金色拉鏈部件點綴了鞋身,鞋面的高品質皮革(小牛皮、狼魚皮、豬皮等),營造出 Premium/Luxury sneaker 的感覺。

K:本次我們看到了 Martin 本人設計的鞋款進入到國內並進行量產發售,你們對於它又有何評價呢?

C:雖說我們在 WSC 比賽中是競爭的關係,但我真的很喜歡他的作品。說實話,第一眼看上去我還不是特別的喜歡,但我覺得 Martin 的作品很有想像力,是獨一無二的設計。

D:這就像是我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樣,設計出一雙得到大家認可的球鞋,那種喜悅實在很難用言語表達出來。

看完了三位設計師的專訪,覺得自己陷入在球鞋設計師的世界裡不能自拔?我們不妨把目光轉移到 「全民女神」Adrianne Ho 的身上。對於自己掀起了國內女生穿著 Supreme 的潮流,Adrianne Ho 表示相當驚訝。

「我從未想過有這麼多人喜歡我的穿衣風格,我很喜歡 Supreme,它很街頭也很容易搭配,也表達了當下年輕人的消費態度:一切都是為了表達自我。當然,不要一味地模仿別人風格,堅持自己的審美也很重要。

當談及到她最喜歡的球鞋,Adrianne 卻給出了一個讓我們相當驚訝的答案:「adidas Gazelle、Ultra Boost 都是我近期的摯愛,穿著舒服之餘造型感也特別的強。而我也很看好 Acne Studio 的 Tristan Low 可以紅起來,簡單卻富有時尚感的設計,每個人的鞋櫃都應該有一雙。」

▲ 沒想到吧,原來她也是 Acne Studio 的粉絲啊……(圖為 Acne Studio 的 Tristan Low 鞋款)

對於日漸蓬勃的國內球鞋市場,Adrianne 表示:「這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中國有著全球最為龐大的消費者市場,球鞋文化的發展不應該僅止步於購買外國品牌的設計,中國的設計師人才同樣有著很好的實力,屬於中國的設計肯定能在不久的將來登上全球的舞台。」

在完成上述的幾位嘉賓的採訪後,筆者感受到一股暖意,不論是國外的潮流 Icon 還是名聲在外的設計師,他們無一不希望中國設計能早日崛起,期待更多像丁力一樣出色的中國設計師能踏足世界舞台。

而本次 WSC 由 D’Wayne 創立的 Pensole 學院將攜手戶外新晉戶外潮流品牌 EDCO 聯合進行呈現,將 WSC 世界球鞋設計大賽的決賽帶到中國,並於今天邀請與大家一同見證 2017 年度 WSC 冠軍的誕生,遺憾的是,丁力惜敗於 Christopher Dixon,名列第二。

其實冠軍花落誰家,儼然已經不是筆者最關注的事情,皆因我們將和丁力一同見證他的作品登陸全球市場的機會。EDCO 將聯手丁力同步發售 2017 年度 WSC 的獲獎鞋款,從即起至 9 月 30 號,丁力的獲獎設計將在 EDCO 淘寶企業店和京東旗艦店進行預售(點擊閱讀原文即可前往購買)。

據丁力透露,其作品更將與知名潮流品牌 DUEPLAY 及競速賽事第一品牌 FAST4WARD 合作推出限定聯名配色鞋款,剛出道便獲得多方支持,相信丁力的前途定是一片光明。

寫到這裡,筆者還是想俗套地放上飄揚在我們每一個人心中的五星紅旗皆因中國球鞋設計可算是邁出了巨大的一步,儘管那些曾經看不起 「中國設計」的尖酸言論猶在耳畔,但我們將一同見證著中國設計如何大步邁向未來。

希望更多出色的中國設計師可以像丁力一樣勇敢向前,那 「中國設計」 得到正名的一天似乎離我們也不再遙遠了。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