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Ericsson , iPhone

iPhone 8 強勢問世,但有多少人還記得那些年的「Sony Ericsson」?

從 Touch ID 到 Face ID,我懷念的卻仍是曾經的 TrackID雖然蘋果總部新址 Apple Park 旁的史蒂夫‧喬布斯禮堂裡早已不見喬布斯,但依然不妨礙全世界在今年,以及未來若干年的九月,將目光聚焦於此。而包括名為 iPhone X 的十週年紀念版在內的三款全新機型也順理成章的再度霸佔了社交媒體的熱搜榜單。

▲ 史蒂夫‧喬布斯禮堂

坊間的熱議焦點也照例開始圍繞價格、外觀、和科技亮點進行展開,看上去和每年沒什麼不同。但撇開屢創新高的發售價格,和 iPhone X 疑似致敬喬布斯先生後期髮型的斑禿鬢角不談,從識別指紋的 Touch ID 到識別人臉的 Face ID 的技術革新,卻讓我矯情的陷入了對 “識別”一詞的思考。

▲ Touch ID – Face ID

手握一部最新款的 iPhone 手機,它除了能識別你的指紋和臉,似乎還能幫助別人識別你鈔票的數量、入手渠道的數量,甚至結合你扶腰時的佝僂程度,識別你腎臟的數量。

但縱使它能識別一切,當所有人掏出手機時,你卻根本識別不出它的主人是誰。

而這也是我無比懷念 Sony Ericsson的原因:一個最初以識別音樂為賣點的手機廠商,卻有著令人過目不忘的識別度

當你在維基百科的搜索框裡鍵入Sony Ericsson的字樣後,頁面自動跳轉到 Sony Mobile的詞條時,可能才會意識到那個叫 “索愛”的牌子,存在過的痕跡已經被抹殺的差不多了。

這家由日本 SONY 公司和瑞典 Ericsson 公司聯合成立的移動通訊公司雖然已經隨著內部改組和股權收購,早已不復存在,但由其出品的經典型號卻依然讓人印象深刻。

從根正苗紅的 W 系列 Walkman 音樂手機、主打攝像功能的 K 字頭 Cyber-shot 拍照手機,到大廈將傾時為救場而生的Xperia 智能手機,Sony Ericsson 的每個系列都擁有自己鮮明的性格和設計風格。而今天我們也將以時間為軸,以筆者心目中品牌各個系列的代表機型為線,與你一起去回顧那段屬於 “索愛” 的日子:

首先,它是 “音樂手機” 的鼻祖。

作為 “隨身聽”的代名詞,Walkman 個人隨身音樂播放器的名號想必無人不知,但在首次將 Walkman 置入手機的 Sony Ericsson W800 橫空出世前,估計不少人也曾對 “拿手機聽歌”這事兒嗤之以鼻。

▲ Sony Ericsson W800

而那會兒剛剛勿入耳機泥沼的我,也樂於有樣學樣的拿剛學來的 “前端”、 “推力” 這些行話跟著裝腔,自然懶得理會之前所有以音效作為賣點的手機產品,但只要你也是一名與 iPod 黨勢不兩立、經常在夢中呼喊 「索尼大法好」的 Walkman 擁躉,對於這些率先將音樂播放器的物理按鍵移植到手機側邊、擁有 Walkman 美麗橙色的雜交體,真的很難說 “不”。

▲ Sony Ericsson “W” 系列廣告

而為了力推蘊含 Walkman 基因的 W 系列,Sony Ericsson 也在推廣中極力傳達著“這不是一台手機,這是一台能打電話的 Walkman” 的概念,而這點,在當時的廣告宣傳中幾乎是一覽無遺:只要打開手機自帶的 Walkman 程序,塞入耳機,不管你身處街心公園還是海濱碼頭,都能帶給你置身於四周佈滿吸音棉的專業錄音室中的完美體驗。

“音效” 或者說 “聽感” 一直是門公認的玄學,拿現在的標準去衡量 Sony Ericsson “W” 系列的音樂表現也確實不太公平,時至今日,留存更多的可能是屬於你,以及讓你願意分享出一隻耳機的那個她的共同記憶。

▲ Sony Ericsson W800 / W910 / W300

是手機,也是數碼相機

提到 SONY 旗下的數碼相機品牌 Cyber-shot,你可能只記住了那句 “自有我主張” 的廣告語, 但提到將 Cyber-shot 功能模塊移植到手機中的 Sony Ericsson “K”系列,想必各位對這支科技部隊的統治級配置應該尚記憶猶新。

▲ Sony Ericsson K700 / K800 / K850

首款將 Cyber-shot Logo 烙印在機身上的 Sony Ericsson K800i 甫一出場便搭載了支持自動對焦的 320 萬像素攝像頭,以及專業的氙氣閃光燈,硬件規格著實令對手膽寒。

▲ Sony Ericsson K800i

而作為貫徹 Sony Ericsson “Hybird”玩法的另一條產品線,Sony Ericsson 也索性將數碼相機上的快門鍵和焦距調整鍵一股腦都照搬到了 K 系列的側邊上,而 Cyber-shot 相機經典的鏡頭滑蓋在為鏡頭提供全面保護的同時,也帶來了絕佳的金屬質感,令 Sony Ericsson “K” 系列看起來無比性感。

▲ Sony Ericsson “K” 系列廣告

正持是一台手機,而將機身翻轉 90 度便馬上變身一台規格不輸專業設備的數碼相機,這種體驗實在太過迷人。

我的 PlayStation 就藏在口袋裡

在消極抵禦智能手機大潮的到來時,Sony Ericsson 也曾在決堤前做出過最後的努力,成果便是仍遺留到現在的 Xperia系列。

無奈投身 android 陣營後的 Sony Ericsson 雖然也誕生過為數不多值得稱道的型號,但外形同質化嚴重的問題也同樣困擾著曾經以出色的工業設計而俘獲一眾消費者的 Sony Ericsson。就在此時,腹背受敵的 Sony Ericsson 只得祭出了這樣一件殺器

▲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

遊戲手機的概念早就不新鮮了,但當 “Hybird” 玩法的終極形態:齊備遊戲手柄上的所有實體按鍵,還配備了虛擬搖桿,外形幾乎和 PSP GO 長得一模一樣的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正式曝光時,還是令無數掌機玩家一陣躁動。

▲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廣告

雖然由於系統限制,本應具有強大遊戲機能的 Xperia Play 還是只能拿一些 android 平台上的所謂大型遊戲練手,運轉 PlayStation 1 上的古老遊戲都稍顯吃力,但如果你也曾擁有過一台Xperia Play,並拿它玩過 「GTA 3」的話,肯定會知道用機身左右的 L、R肩鍵控制汽車油門和剎車的快感到底有多強烈。

是的,這篇文章只關於 “懷念”,卻並關於 “惋惜”。 Sony Ericsson 的覆滅就像其曾經的招牌賣點 TrackID 音樂識別功能停止服務時的公告一樣 「所有企業都在向前發展,有時這意味著應用程序被終止」,套用到Sony Ericsson 身上,只需要將 “應用程序” 替換成 “時代” 就行了。

當你在被新款 iPhone 索債時,還會記得當年的 “索愛” 嗎?

我想我的 T707 了,你呢?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