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這個準備取代 PLAYBOY 的情色潮牌,主理人表示:「不夠帶種不准買!」

PornHub?沒什麼好害羞的,就是那家聲名遠播寰宇的成人情色網站

而就在前兩天,一個不開眼的潮牌居然在上面叫囂著宣誓主權?它的主理人叫 Richardson。

 

我清楚地記得,上次丫懷裡摟著的還是個叫 Anti Social Social Club 的整容臉。一個能和 Neek Lurk 混到一塊的傢伙,真的很難讓我提起興趣,況且,在潮流圈但凡提到 “Richardson” —— 這個沒法再常見的白人姓氏,估計各位腦袋裡蹦出來的形象十有八九是那位豎著大拇指,卻專幹見不得人勾當的情色攝像師。

問題來了,Richardson 怎麼就和 PornHub 勾搭到一塊了?而一貫神秘的 Supreme 掌櫃 James Jebbia 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Andrew Richardson

同名成人情色雜誌《Richardson Magazine》主編和創始人,1998 年正式創刊,前前後後加一塊才出版了三期,玩票兒似的做了三五個年頭就擱置了。

得益於這段從業經歷,設計師出身,重新將工作專心轉向時尚行業後的 Andrew Richardson 依然和包括 Terry Richardson、David Sims,以及 Steven Meisel 在內的世界上最成功的時尚攝影師們保持著不賴的合作關係。

而如今我們眼前的這個近期聯名動作頻頻、也姓 Richardson 的服裝品牌,正是伴隨著當年那本《Richardson Magazine》 的重啟而衍生,或者按 Andrew Richardson 的話說 – “進化” 而來。

 

 

 

 

「對於性,主流文化給出的聲音永遠是兩極分化,沒有寬容,就像容不得任何異議的法西斯主義,容不得個體擁有空間和差別,更容不得真相」

Andrew Richardson 接受 SSENSE 採訪時說的這番話,也許可以當做 Richardson 和 PornHub 展開此次合作的深層原因:還有什麼比成人情色網站更能體現包容性和天下大同嗎?

 

其實如果不談舊情,我對 Richardson 和 PornHub 這一膠囊系列表現出的誠意並不太滿意。

哪怕將 Logo 堆疊在高叉泳衣上也很難讓二者此次的合作顯得有多性感,但能將著名日裔情色女星、PornHub 的花旦 Asa Akira 奉為本次聯名的女神,同時還能拿出在中國、圭亞那、南韓和菲律賓等情色審查相對嚴格的國家的國旗上劃叉的趣味設計,就已足夠和壽終正寢的 Hood by Air 做出區隔了。

一個是 “禁穿”,一個是 “禁傳”,這可是有不同情趣。

 

 

 

 

另外,在紐約時裝週期間包下一家畫廊,然後改造成脫衣舞俱樂部的主意,估計也就只有對亞特蘭大著名脫衣舞俱樂部 Magic City 贊不絕口,還將其譽為美國嘻哈圈 “心靈地圖” (指無數饒舌歌手都對此地魂牽夢縈) 的 Andrew Richardson 能想出這樣的點子。

穿著此次 Richardson x PornHub 聯名系列的惹火尤物們沖你抖動著雙臀,時不時再飛倆媚眼兒啥的,試問,有幾個人能控制住撒錢的衝動?

 

 

 

 

暫停一下。

話說,以情色刊物起家,卻常常在潮流圈拋頭露面的 Richardson,有沒有讓您想起那位先輩?

沒別人,就是PLAYBOY》

 

作為這個世界上最為持久的成人期刊, 《PLAYBOY》 不光續航能力驚人,持續致力於為讀者呈現更純粹、高級的情色內容的精神也著實令人動容。而曾經想用 “高帽兒”、”紳士”、”先生”  這些名字為雜誌命名的 Hugh Hefner 老先生除了沒料到 “PLAYBOY” 一詞逐漸成為了一種生活方式的代名詞外,估計也很難想像,這隻兔子如今竟然也充分體現在了八竿子打不著的潮流文化中。

從 Kamil、Good Worth、Burton、JOYRICH 到 Supreme,PLAYBOY 的播種早已遍及全球。都怪這位早已被賦予 “挑釁”“不羈”“叛逆” 等象徵意義的 “花花公子” 和一向追求虛無的繁華的潮流文化實在太合拍。

 

而 Richardson 重啟雜誌,以及殺入潮流市場的時機選擇就妙在這。空前繁榮的潮流世界還能允許這只一成不變、已略顯老態的兔子蹦躂多久?“挑釁”、”叛逆” 這些氣質怎麼就不能被復刻?

「這本雜誌關於 “性”,同時也關於 “挑釁”。當我還是個小毛孩兒的時候,沒有網路這玩意,想要在音樂、文化或是政治上標榜自己?渠道就是通過你的穿著去展示,就像暗號一樣。我們正試圖解放思想,無論是關於政治、性、或是暴力。同時也在嘗試展示 “如果你穿著 Richardson,就能把自己與主流文化分離開來”。」

 

「你必須相當”挑釁”,才夠格穿我們的衣服」這不正是你當時穿上PLAYBOY 的原因嗎?

同時,作為一種文化符號,PLAYBOY 對商標權的保護不力,以及許可上的過於氾濫,也直接導致瞭如今無論你在見到這隻兔子都不會感到奇怪。

Richardson的先天優勢,甚至說棋高一手的地方便在於:專攻設計、同時又在出版和時尚領域侵淫多年的 Andrew Richardson,能做的可不只是貢獻 Logo 而已。

 

也許,這才是作為多年好友的 Supreme 主理人 James Jebbia一直慫恿 Andrew Richardson 出山的原因,結果不論是 PLAYBOY 還是 Richardson,背後居然是一個共同的推手,這蠻酷的。

套用 Andrew Richardson的一句話就是:「我覺著那些虛偽的好品味真的挺無聊的」

嗯,如果您習慣了潮流的虛偽,那還是別買。

 

 

 

(p.s. 本文由 Kidulty 潮流先鋒授權轉發)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