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4051539

陳偉殷 x 紐約時報 訪談回顧

曾因一場巴爾的摩金鶯隊對決邪惡帝國洋基隊的精采比賽中,引起全球甚鉅影響力之一的媒體紐約時報的關注,並進行專題採訪,如此這麼一位人物在王建民逐漸失去媒體寵兒光環時,卻又後繼有人一般的浮出檯面,而他正是陳偉殷。在近期WBC中華隊28人名單中,看到了王建民與郭泓志都會受到徵招,而仍在為了旅美之路攀向高峰的陳偉殷也一樣需要受到我們的矚目;在此也讓我們重新回顧一下紐約時報所曾針對他進行的個人專訪,在此一同分享。

問:從日本來到美國的投手不少,不見得每一個都成功,你適應得很好?
答:到一個地方,就是要去適應,這是最重要的。我從台灣到日本,剛開始也不習慣,覺得沒有自由,教練排得很緊、很仔細。到了美國很自由、很自主,比較有自己的觀念,與教練的溝通比較多。

問:可否談一下怎麼去應付疲勞的問題?
答:因為場次和日本真的差很多,第一年還不太適應,出現疲勞,自己就要想辦法調整。投完隔天跑步,再隔天只做傳接球,其他什麼都不做,讓自己休息,這樣疲勞的問題就不會更嚴重。在日本會天天按摩,在美國每個輪值間只按兩三次,讓肌肉有喘息的機會。現在自己身體已經可以慢慢去感受這樣輪值的方式。

問:很多人說,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是什麼樣的投手。陳偉殷看陳偉殷是什麼樣的人?
答:我場下的個性就是那種大剌剌的,但是個性太放鬆去投球不行。我一上場就是另外一個人,就會很專注,比賽當天不講話,也會很安靜,不開玩笑,這是在日本養成的習慣。

問:你好像都有自己一套作戰計劃?
答:一旦上場投球,就算教練跟我說,有什麼要注意,我會聽,可是我不會去想那麼多,就專注投每一個球就好了。很多人說比賽中要去調整姿勢,我只能說那是不可能的,有時候只會越來越糟。人家跟我說要注意什麼,像是節奏,我就知道了。但不能在投球時候才想到下一步,那就太晚了。我是那種在球場上,確定做一件事後,就不會去後悔,因為後悔來不及。

問:平常不投球做什麼消遣?
答:就是聽聽歌、看看電視,不過我花很多時間看我自己的影片。另外用私底下的時間做不一樣的功課,像是我喜歡觀察其他隊友的投球,這是我的樂趣。我會覺得說,他們做的事我是不是可以嘗試看看。看自己比較難,看別人比較容易,所以我喜歡關注別人,自己再做一些嘗試。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