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金正恩也開始玩潮流?除了 Supreme 外,還有其它牌子有膽玩政治嗎?

今天我們不是來介紹那些潮流百態、品牌歷史或是奇裝異服;今天我們要談的主題,可以說是相當的嚴肅。

服裝 x 政治,一個品牌是可以表達政治訴求的嗎?Supreme 給全世界一個簡單明瞭的答案。

還記得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國大選嗎?這場世界焦點政治事件被大眾賦予了太多意義,Hillary Or Trump?

一張由 Jason Dill 在滑板團隊手拿 “I Voted” 貼紙的圖片,加上 Supreme 在 IG 上附帶的 hashtag上標籤了 #imwithher 和 #fucktrump 等字樣,應該足以證明 Supreme 的態度了,「X 你 X 的川普,給我希拉蕊!」

你心中對於政治的概念,可能還停留在 XX 黨或 XX 人掌權的層面,身處台灣的我們常有這種感覺,但其實政治滲透在每一個人生活的各方面,民主、言論自由、反恐都是廣泛意義的政治。

若我並未事前告訴你,下圖只是 Rich Chigga 一時興起的惡搞產物,你應該會為他捏把冷汗,「他這樣穿真的好嗎?怎麼敢?(請看他衣服的標語‧‧‧‧‧‧)」

相比起 Rich Chigga,這位來自美國的北韓留學生奧托溫貝爾 (Otto Warmbier) 近日卻為政治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赴北韓旅遊的他因涉嫌把懸掛在酒店牆上的宣傳標語牌拆下帶回美國在平壤機場被逮捕。北韓聲稱他受美國政府指使,以瓦解北韓團結的基礎為目的,以旅遊名義進入北韓進行敵對活動。溫貝爾因此被以陰謀顛覆國家罪被判處 15 年教養徒期。

在被關押了 15 個多月的他更因為肉毒桿菌中毒而昏迷。北韓最終將其送返美國,但他的父母等到的卻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是北韓的非人道對待?還是夾雜著美國的政治陰謀?看到這裡,回想起上面提到的那些表達政治訴求的行為,你還覺得這不重要?

像政治這種敏感的話題,除了我行我素、生性張狂的 Supreme 之外,還有誰敢玩呢?讓我們把眼光望向那人人嚮往,但也時常背負罵名的時裝秀上。

時裝作為社會現實的投射,在設計風格及細節上總是離不開時代的影響。事實上,不論身處哪個國家,時裝都從未遠離過政治議題。一個簡單的 Logo、一句常掛在嘴邊的標語,可能就是時裝和政治議題永遠牽絆的產物。


政治不是話題禁區,相反地,它是時裝人隱藏的鋒利武器。

去年的美國大選,站哪一邊成了品牌們的一大難題,來自法國的 Balenciaga 卻沒有在怕,看似簡單的一個波浪紋 Logo,正是曾和希拉里競爭民主黨候選人的 Bernie Sanders 的競選標誌。

先不論年少大膽的 Demna Gvasalia 是否真是「反川普」陣營幫手,對大部分的消費者而言,這可能只是一次「商業宣傳」,也或許真有背後深意,讓我們從他 2015 的採訪觀察一下:

「我從來為了一個時裝系列在聲譽上妥協,比如為了迎合別人的政治思考,或因此傳達出不是出自我們真心的訊息 — 我不會為了滿足別人期待而做出某種 “正確性行為”。」

若說 Balenciaga 的波浪紋 Logo 還只是設計上的小心機,來自義大利的時裝品牌 Stella Jean 無疑是將曾經的世界政治議題 — 冷戰,玩得相當赤裸了。

隨著時間步入了21 世紀,這個曾經充滿核彈危機、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關鍵詞除了籠罩在全世界人民心頭上外,也深深地影響著這個出道不滿 6 年的時裝新貴。

如何用服飾設計,表達出美蘇之間的關係呢?

新軍國主義的美國,自然就用凸顯著軍人尊嚴的勳章、肩章;軍人著裝標配的貝雷帽、軍裝綬帶還有胸章自然也少不了。映射蘇聯農村的御寒皮草帽飾、將「錘子 + 鐮刀」的蘇維埃國旗標誌改為「剪刀 + 針線」的時裝工匠標,還有外形與蘇聯軍人飯盒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皮革包包。

↑ 關於美國的元素

↑ 關於蘇維埃的元素

若說世界級政治議題太不著邊際,那關於人人平等的話題還能不注意嗎? Rick Owens 貴為先鋒設計的教父,出格行為已經是家常便飯。露陰裝、人體倒掛走秀,都不及一個走秀模特胸前掛的標語來得具話題性。“Please Kill Angela MerKel”(請殺死德國總理梅克爾),看似簡單的字句為何惹得 Rick Owens 暴怒,甚至揍模特兒呢?

打從 2012 年敘利亞因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介入而進入戰爭狀態,無數難民在此時湧向歐洲。身為德國總理的梅克爾,宣布對難民採取開放政策,但近年移民潮徹底打亂了德國的經濟和治安環境,為德國本來一片光明的發展前景蒙上了一片陰霾。

如此熾熱的政治議題,難怪 Rick Owens 要親自出馬打肇事者了。若 Rick Owens 縱容了模特 Jera Diarc,豈不是反對自己對德國對待難民人人平等的政策?

↑ Rick Owens

讓我們印象最深的,莫過於 Yves Saint Laurent 在 1998 年設計回顧展覽中展出的一襲以白鴿為主題的裙裝 (適逢同年發生了美國大使館恐襲及肯尼亞受到索馬里武裝組織恐襲),我們很難去評判它是否美觀,最多就是以能否上身作為標準,去批判一件服飾的實用性;但我們都知道,真正的服裝決不只是毫無靈魂的一襲衣裳。

↑ 美墨邊境長城、女權議題、原住民議題,時尚也可以有自己的政治主觀立場

靜心一想,如果我們身穿的服飾除了「穿著」這個最純粹的意義外,還能客觀理性的陳述自己的政治態度,這是否也是一次讓服裝產業價值昇華的機會?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