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J 已經走遠了,暗黑潮流還剩下什麼?

說起暗黑風潮,難免又是些老生常談的話題。
無非就是奢華、機車、暗色調、龐克這些十分裏原宿的東西。

曾幾何時 mmJ 凌駕於 Roen 和 Roar 之上時,很多人一度以為暗黑王朝即將建立,殊不知一家獨大卻也是即將衰敗的開始。急流勇退的 mmJ 燒了最後一把火,暗黑這火苗也跟著被撲滅。
而說到 Roen 和 Roar,不禁讓人唏噓。

曾經的 Roen 可以說是皮質骷髏的代表,其對於皮質骷髏的運用密度遠超過 mmJ。但現如今,Roen 已經沒了 Hi-End 領域中的地位,主理人高原啟也將部分精力轉向了文化產業,譬如說合作電影或是遊戲設計。而 Roar 的雙槍則更加具有辨識度。

比起 Roen 來,Roar 與 mmJ 更加相似,它們對於水鑽和閃粉近乎著魔的執念也促使它們走到了一起。但合作歸合作,後來打官司爭奪骷髏元素的時候兩位可就翻臉不認人了。

如今 Roar 不少產品線都是中國製,可以說也已經不再強勢。所以當 mmJ 聲稱要歸來的時候,它作為三大暗黑潮牌中算是唯一仍有不俗實力的老大哥背負了不少人的期待。但事實上,暗黑歸來?不存在的。

本間正章先生為何宣稱選擇以一個新人的身份重新開始?因為其實沒有選擇,mmJ 的歸來是以一種近乎平庸的形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本間正章應該也覺得暗黑已經難復當年。而當年諸如 Se’Duce 和 WE7 這樣經典的暗黑大店如今也面目全非。

當年的 Se’Duce

當年的 Se’Duce 的店面已經拆了,而在拆掉之前所售商品也已經不是當初的一路暗黑到底,貨品風格給人一種略顯雜亂的感覺;WE7 更是已經沒剩多少東西了。不過,暗黑潮流還是留下了一些好東西的,比如 Neighborhood。

有人會說,Neighborhood 不是軍風嗎?事實上,瀧澤伸介本人對於機車和龐克的熱愛絲毫不亞於軍事元素,除了主理人身份,他還是一個真正的 Harley-Davidson 收藏家。不止如此,他個人 IG 上放出的照片也遍布機車的影子。

就連最近與 Converse 的聯名 ONE STAR 都帶有暗黑風格。

而 Back Bone 在這方面就更“露骨”一些了。

這個結合了美式重機車、日本暴走族及印第安武士風格的“武魂”品牌單品風格十分硬朗,這源於其主設計師北原哲夫的潮流理念。熱血高校系列的造型設計便是出自北原先生之手,而非很多人以為的 mmJ。

如果說 mmJ 是極盡奢華,Back Bone 就是極盡野蠻。

還有 Stop Light 和 Mad Cult 這兩個銀飾品牌。說到Stop Light 可能當下很多人會略感陌生,但說起高山隆應該會有不少人恍然大悟,畢竟他有一句很著名的言論:“fuck goros,fuck money.”他認為三十餘年前的高橋坐店製作才是真正值得尊重的職人信念,如今的 goros 已經一無是處。

高山隆是日本銀飾界僅次於高橋吾郎的存在,也是高橋先生生前的好友,兩人既交流銀飾技藝,也會聊文化。而與高橋先生熱衷於印第安文化不同,高山先生深受《easy ride》、《American Graffiti》影響而迷戀於美國機車文化,所以其作品風格也充斥著暗黑元素。

而說到 Mad Cult 知道的人應該就更少了。

這同樣是一個源自日本的銀飾品牌,由 SHIN 先生於 2005 年創立。單品以手工製作的方式呈現,這也是銀飾界比較常見的形式,畢竟在這個小眾領域中要做到像 goros 地步的實在鳳毛麟角。

單品充斥著暗黑風格,骨頭、骷髏、蝙蝠、十字架等元素幾乎佔據了全部,而其無處不在的厚重也是作為機車風飾品必不可少的質感。它還遠沒有達到能跟 Stop Light 拼成就的高度,但不可否認的是其單品精緻程度及定位之準確都讓人印象深刻。純粹的暗黑元素毫無摻雜,這是一種帶著情懷的自信。

除了上述品牌,還有不少諸如 Bounty Hunter 之類的暗黑力量在湧動,但在新興潮流中已經很難見到這一元素了。因為受眾越來越多,軍事元素等更容易被人接受的風格也就理所應當替代了這些個性鮮明的產物,潮流也從“一心求異”朝著“求同存異”演變。但無論如何,好的東西總是會沉澱下來的。雖然今天的暗黑已經成為了小眾情懷,但誰知道哪時候的復古浪潮會不會又把它推出來呢?

暗黑不死。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