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他狂,但你知道 Helmut Lang 到底狂在哪嗎?

Helmut Lang 的新時代到來了。

前幾個月,紐約廠牌 Helmut Lang 宣布即將進行大型改革與變動,指派了英國媒體 Dazed 主編 Isabella Burley 擔任駐地編輯,企圖利用她的編輯實力為這個有著長遠歷史的品牌改頭換面。

▲ Isabella Burley

同時,品牌方又宣布了一個令人更加振奮的消息,將邀來 Hood By Air 的設計師 Shayne Oliver 共同合作,推出一個小型的特別企畫,將推出女裝、男裝與配件,預計在 9 月發布。

▲ Shayne Oliver

品牌 CEO Andrew Rosen 也透露將對 Helmut Lang 的數位形象整體翻新,帶來全新的面貌。並說著將“回到根源”,繼續成為那個創新又大膽的品牌。

▲ Helmut Lang 2004 SS Campaign

先不論這事能不能成,品牌方可能終於趕上了一個最好的時刻:透過Kanye West 等一眾明星與懷舊風的強大影響,Helmut Lang 這個名字漸漸從臉書上、論壇上提及的“傳奇”,再度回到愛好時裝的年輕人們眼中。

這個歷史大概比我們年紀都還大的品牌,你可能知道它很狂,卻又沒法實際說出到底狂在哪裡,事實上,它比你想像中的“很狂”還要狂太多了…

在 1986 年,來自奧地利的 Helmut Lang 開設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他以極具概念卻又極簡的方式創作服裝,並有系統的重新定義了我們現在熟悉的時裝。 Lang 從日常服出發:街頭上人們穿的、制服與軍裝、工作服等,將其概念分解重組,並帶上了高端時尚舞台,他是真正第一個將“街頭”帶入時尚的設計師。就像他曾經說的,“我把所有好的傳統與色彩留下,然後再全部重新想像。”

這樣講吧,不管你追不追流行,你總會看過一種設計風格:工業感、銳利剪裁、中性、以黑白為主加上大地色,再結合高端與低端的時尚元素,因為這正是遍布四處的設計,而那都來自一個人所創造的設計語言:Helmut Lang。

先說最廣為人知的吊帶,這是 Lang 其中一個識別度最高的創新設計,從跳傘裝與繃帶獲得靈感,他在外套內加上吊帶,所以你能夠把外套“背”在背後,這個設計的影響應該不用講了,從 Rick Owens、Our Legacy 等等大小廠牌都有致敬款,甚至 Stampd 還拿來做成了自己的定番設計…

而他以防彈背心、飛行外套等服裝為靈感,用高端布料或特殊素材所製作,將它們變成奢侈的單品,也成為現在再基本不過的做法,Kanye West 就曾明白的說他與 adidas 合作的 Yeezy 系列靈感源於 Helmut Lang,當然不只有他,在 Hood By Air、Craig Green 之類的廠牌中,你也能找到 Lang 的靈魂。

Lang 還創造了“設計師品牌的丹寧褲”這件事,在 90 年代開始賣一件將近 200 美元的高端丹寧褲。他用永久性的塗料在褲上加工、效仿畫家的工作服,而這個做法現在已經是“基本”。另外 Lang 更重新想像了機車騎士褲款,重新以丹寧布料製成,而把該單品作為指標的  Balmain 和無數小型獨立品牌是從誰獲得的靈感,就不言而喻了。

▲ 左為 Helmut Lang 1999, 右為 Balmain 現今

Helmut Lang 在布料選用方面更是為時裝業帶來巨大的衝擊,他會將絲綢與尼龍結合,或是把素材和金屬混合,以獲得全新的質感。對於材質的創新與追求,正是現在所有領域的設計師們都仍在持續拓荒的,而那些獨特的想法,可以說從 Lang 開始。

所有前衛與創新的做法,讓 Lang 為時尚賦予了新的篇章,若仔細回看,許多業界最知名的設計師身上都能看到 Lang 的作風,好比  Raf Simons。 “沒有 Helmut Lang,就不會有 Celine、不會有 Raf,”時裝設計師 Bernard Wilhelm 曾說,“我聽說很多在時裝界工作的人,他們的辦公室總會掛著一件 Helmut Lang 的單品,隨時準備『複製』。”

但除了外在明顯的美學與設計元素以外,Lang 對時尚的“內在形式”影響亦十分龐大,除了是第一個把時裝品牌飄洋過海移到美國的設計師,他還以一己之力挪動了時裝週日程:在1999年春夏系列秀展時,他為了想搶先歐洲,便提早排期舉辦自己的秀,而如 Calvin Klein 等廠牌也很快跟進,到了隔季,所有紐約秀展都跟隨了Lang 的日程…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不只如此,他是第一位把秀展放上網路直播的人、第一位將男女秀展合併的設計師,更是其中一位最早與視覺藝術家合作的設計師,關於 Helmut Lang 的第一,實在有太多太多了…

好比現在稀鬆平常的秀展後台照,我們所熟悉的形式都是從 Lang 與攝影師 Juergen Teller 的合作才開始的。

▲ Helmut Lang 後台 by Juergen Teller

再好比他和概念藝術家 Jenny Holzer 合作,第一個放上計程車的廣告,到現在仍是經典中的經典,被諸多創意人士不斷翻出來致敬,Helmut Lang 也定義了現在許多時裝廣告的拍攝與呈現手法。

不過故事總有轉折,創新也不總是能夠體現在銷售上。在 1999 年來自義大利的 Prada 買下了 Helmut Lang 的 51% 股權,正式擁有了這個先鋒品牌,在當時品牌營收仍有 1 億美元,不過或許是 Prada 未用心經營、也或許是大幅裁減丹寧褲系列線,試圖以包款與鞋增加銷售的策略失誤,在2004 年,品牌銷售下滑至只剩 3 千萬美元。

而到了 2005 年,Helmut Lang 本人離開了品牌,從此一切都不再相同。 Prada 在 Lang 離開後把廠牌販售給了 Link Theory Holdings,它的母公司正是那個擁有 Uniqlo 的 Fast Retailing。

▲ Helmut Lang x Uniqlo

於是才有了往後與 Uniqlo 的合作與“續命系列”,但就好像 Margiela 與 MMM 一樣,雖然仍然延續著以往的設計語彙,但靈魂不在,似乎就是少了些什麼。

▲ Helmut Lang 2017 SS Collection

而離開自己品牌的 Lang 本人,則放下了時裝設計師的名聲,朝著藝術家的路上走,以相似的極簡美學製作著獨特的藝術作品。

在 2010 年,Lang 的辦公室發生了一場大火,將他過去 25 年來的部分作品付之一炬,而 Lang 更是從中獲得啟發。心一橫就把剩下的衣服也都燒了,變成他下一個作品“Make It Hard”的雕塑原料……太瀟灑了。

▲ Make It Hard

至今,Helmut Lang 的作品仍不斷被時裝編輯與造型師們翻出來重新使用,就算已遠離時裝 10 多年,他依然影響著現今流行。現在 61 歲的 Lang 仍以藝術家身份活動著,但就算他一件自己的過去作品都沒留下也沒關係,“Helmut Lang 的新時代”能不能再獲新生也都無所謂。因為從設計、結構到概念, Helmut Lang 的傳承已經留在我們所能見到的所有時尚形式中了,他的遺產已成為了時尚本身。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