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 偶像派 or 實力派?BOi !:「不造作,就是我對偶像的定義。」

 

洲地區的 Hip hop 經營方式與歐美有顯著差異,雖然都是偶像,但亞洲(含台灣)的主流音樂圈仍需「更貼近市場」的包裝。偶像團體是很不錯的出路,而韓國對「嘻哈偶像」的經營更是個非常值得玩味的商業模式,尤其在 YG Entertainment、AOMG、Starship x 等韓國大廠推波助瀾下,為亞洲 Hip hop 開啟了另一扇窗。其中有趣的部分在於,他們絕大多數都有音樂底,甚至從小就有在玩饒舌(ex. G-Dragon),是非常有實力的一群;不過在形象上卻不向歐美那樣 OG,帶點偶像花美元素。整體而言,不少韓國團體操作是內在(實力)與外在(包裝)兼具,這也是與其他類型的偶像團體最大的市場區隔。當然,實力堅強的幕後團隊是一大功臣。這似乎是個很不錯的公式:有型、有底子的藝人+堅強純正音樂製作+經紀公司廣告行銷=趨近完美的 Hip hop 團體。

過去,台灣也有不少偶像團體,風格迥異,有的師法日本,近年則往韓國靠攏。由兩位大男孩組成的 BOi 很不一樣,訴求更為貼近 Hip hop 的方式,把「偶像包裝」反過來融入其中。我們很好奇這樣的操作是否有搞頭,畢竟稱得上真正有「饒舌底」的明星並不多,過去台灣大眾對 Hip hop 的看法也見仁見智。究竟真實情況為何,或者兩人有著大家不知道的想法呢?

 

上衣、牛仔褲 all by STAMPD (Juice-Taipei) / key item:Herschel Novel NT$3,380

 

談談音樂。通常從平常聽的音樂就能知道你們的喜好,兩位分別愛好的歌⼿/最近聽的單曲原因是?

信維:我最近喜歡聽內地的音樂,例如成都說唱會館。我會去聽他們的音樂,是因為這幾年最流行的 Hip Hop 曲風是 Trap,我很少聽到華語市場有 Trap Soul 或是不同 style 的 Trap,一直到我聽到 Ty 的音樂,包括他以前的 mixtape,我發現四川的方言很適合唱 Trap,一方面是口音的關係,一方面是他們的 flow,當然還有他們的功力,讓我對於華語 Trap 開了眼界,我就開始研究他們,發現他們不只會唱 Trap,他們的饒舌或歌唱功力都有一定的實力。在我認知的 Hip Hop 音樂裡,大陸對於這塊用心的程度已經遠遠的超過我們的想像了,我在大陸的饒舌歌手身上看到了「本土味」,他們找到了屬於自己 Hip Hop 的 Style:「不模仿」。之前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 Ty,和他聊天的時候,他也提到了自己不喜歡模仿,所以剛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辛苦,因為不模仿,所以進步的很慢,可是他這樣的堅持是有用的,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自己的味道。

翔永:我最近常聽 EDM 的東西,因為我本身喜歡 EDM 的音樂,比較偏向我編曲的風格,我喜歡 Kygo、Chainsmokers 這些製作人,他們在編曲的過程會自己去混音,讓他們的音樂非常有個人風格,自己的音色、自己的 sound。所以我很喜歡聽 EDM,因為每個製作人都有不一樣的風格,可以去學習。至於單曲和歌手的部分,我最近比較喜歡聽的是剛剛也有提到過像 Chainsmokers、Kygo 和 Zayn,我真的覺得 Zayn 的歌蠻好聽的。

除了好聽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喜歡的原因?

翔永:Zayn 離開 One Direction 之後就完全改變了,但我更比較喜歡他自己獨立出來的音樂,不像之前那樣被包裝,完全是寫他自己的東西,唱他想唱的,這反而吸引到更多人。也許在經過包裝之後,有很多很棒的特色會被掩埋住,所以當他獨立出來後,有很多東西和他的人生故事有關,所以能表達的很好,我很喜歡這種實力派但同時又是偶像的角色,他們雖然在做自己的音樂,但同時也存在於主流市場,這真的是很難的事情。

 

上衣、褲子 all by Inoism / key item:Herschel Little America NT$3,980

 

會嚮往成為自己偶像那樣的藝人嗎?畢竟選擇這條路,「想紅」是一定的。像日劇《火花》就在講本搞笑藝人的成名路,其中主角就不斷在心裏吶喊「我好想紅啊!」你們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嗎?

翔永:我覺得大家對偶像都有一個印象,覺得偶像不能做很多事,但我認為偶像就是「成為大家想要成為的人」。你想成為的那個人,他不一定是不抽菸、不喝酒,而是你欣賞他的個人特質,想要成為像他那樣的人,這才是偶像。所以我沒有什麼包裝,就是做我自己。

信維:如果回到 15 歲的我,來看現在的自己,我會為自己感到開心,覺得自己達到了一個短期的目標。我不認為自己是偶像,我們兩個也不喜歡用「偶像」這個名詞來形容自己,但我後來有了新的看法,就像翔永說的,「做自己」很簡單,誰都會說,而且這件事在近幾年也是主流。但你要當藝人、同時又要做自己,太難了,因為你在台上的時候就不是你自己了,會進入一個表演模式,如何表達自己?那就在音樂作品中呈現。所以我們兩個的共識就是,不寫假的東西,從歌詞內容做起,從真實發生的事情或人生經歷去寫歌詞,唱出來會更有感覺,聽的人也能夠感受到你的情感。對我而言,我會比較欣賞真正在訴說自己故事的人,像 Ty、說唱會館還有很多我喜歡的饒舌歌手,他們沒有ㄧ個是在做假的事情,他們都在向自己的人生自白,這是我對偶像的定義。

延續前題,有沒有想過用什麼方式去行銷自己?或者你們覺得 BOi!有什麼獨特之處,會是最有搞頭、也是你們積極去培養的?

信維:我們在檯面上和檯面下都是差不多的,你在電視上看的我們就和私底下一樣,當然我們早期也有想過,是不是一個人要比較活潑,另一個人安靜,但後來發現是多想了,因為你真實的做自己,觀眾才能深刻的認識你、了解你,這也是我們越來越能適應這個圈子的原因。很多人在採訪我們的時候,都會說我們沒有藝人的樣子,but we don’t care,這樣讓我們很舒服,也讓我們周遭的人很輕鬆,這是我們後來才體會到的。

翔永:包括在 facebook、instagram 我們也都是很真實的表達自己,如果為了工作要去做ㄧ件你不喜歡的事,那為什麼要?我進這一行就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如果我還要強迫自己做很多我不喜歡的事情,這樣太累了,我覺得每天可以維持並不斷的進步,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認為偶像就是「成為大家想要成為的人」。
他不一定是不抽菸、不喝酒,但你會欣賞他的個人特質,並且想成為他。

 

BOi ! 幕後音樂製作是由誰操刀的呢?這是個怎樣的團隊?

信維:主要是由翔永來編曲,作詞作曲的部分則是我們兩個一起完成,未來也會繼續朝著這個方向去邁進,希望整張專輯都能夠由我們兩個去完成,雖然這是很難的事情,因為我們兩個人耳朵有限,有很多部分還是需要別人來合力完成。

翔永:我們周邊有許多朋友也都是玩音樂的,很多很棒的前輩都會給我們意見。像這次《甩了》這首歌的製作人 Ten,他真的是很支持台灣編曲的人,他創了一個「新生代台灣編曲人」的群組,全台灣的編曲者幾乎都在這個群組裡,你會在這個群組裡看到許多很大咖的編曲人像 Starr Chen、跳蛋等,互相分享一些音色、最近流行的音樂,Ten 很積極推動編曲這件事情,所以我非常欣賞他。在亞洲,編曲其實很不被重視,但在國外都會說 Produced by 誰之類的,很多製作人是相當具有地位的,重要到很多編曲人的 title 都是用他們的名字,像 Starr Chen 就是很厲害的ㄧ位製作人,他和蔡依林合作的《戀我癖》,大家都問為什麼要打他的名字,因為那首歌是他作的,這才是正確的方式,所以我們很佩服 Starr Chen 開啟了先例。

很多時侯我們也會把自己和韓國作比較,但那是無法相比的,他們一首歌背後的團隊可能就有二、三十個人,但我們一首歌可能就只有兩個人在製作,我們兩個人要去做到他們二、三十個人所做到的事,但這根本不可能,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盡力做到一百分。當然我們也希望以後能擁有這樣龐大的團隊,像 Justin Bieber 他一張專輯、一首歌可能就有 15 個人在製作。外國的歌能這麼完美,也是因為背後擁有這樣的團隊,這也是我們不會堅持要兩個人埋頭苦幹做音樂的原因,我們需要大家的意見,一起做調整、修正,但目前仍有很大的限制,不管是資源或是其它因素。很多線上歌手或音樂人對這塊可能也不太熟,都是跟著製作人的腳步走,但我們希望從頭開始到尾都參與其中,一起去發想新的 idea、去思考如何融入市場,這些過程需要很多專業知識,我們持續在前進中。

 

襯衫、外套、西裝褲 all by BEAMS / 鞋子:converse (Juice-Taipei)
key item:Herschel
Settlement Mid-Volume NT$2,480

 

影像部分是由誰拍攝?這是個怎樣的團隊?

信維:一開始是找認識的朋友幫忙,他們的團隊叫 PRISM,是以前一起跳舞的朋友,我還沒成為模特兒之前就有幫他們拍一些形象。他們一直給我很大的幫助,包括我們的第一支 MV,沒有什麼預算,但他們二話不說答應幫忙,馬上把時間安排好,我們合力把第一支 MV 完成,陸陸續續也一起拍了很多支 MV,他們都沒有跟我們收過一毛錢,完全是友情贊助,我們一起拍攝,他們剪接我們在旁邊給意見,一起去完成這些MV,真的是很重要的功臣,很感謝他們。後期有經費之後,我們也找了 Stay High Crew,他們是一支非常專業的團隊,後來的兩首主打歌都是由他們來拍攝的,我們私底下也是好朋友。

有沒有想過,某些歌給自己唱會很屌?或者你們會比較希望自己全創作?

信維:欣賞的歌有很多,但我們更喜歡把這些歌變成很有自己的味道,所以我不會說哪些歌我們唱會變得更屌,但希望能讓一首歌發展出不同的面貌,讓大家覺得:「唉呦!這首歌原來可以這樣唱!」所以早期我們會做很多 cover 歌曲,現在我們都是把整首歌打掉,變成另外一種風味,翔永甚至會把編曲改掉,去做ㄧ些 mix,讓整首歌有我們 BOi ! 的味道,像《可愛女人》這首歌就是這樣。

翔永:我自己開始做音樂之後,就變得不愛唱別人的歌了,會覺得那不是我的 style,所以我還是比較偏愛唱自己創作的歌曲,即使我的歌沒有符合大眾的胃口或是得到多「讚」,我還是覺得很開心,因為那是自己的東西

未來有沒有想跟哪些製作人/團隊合作?原因是?

信維:我很想和 Starr Chen 合作,他真的很酷,有點神經的感覺和我們很像,藝人的部份我想和 Ty 合作,我真的很喜歡他。

翔永:我蠻想自己做ㄧ首歌和我們公司的隋玲合唱,他的聲音很特別,不是像主流市場常見的聲音,很適合 EDM 那樣的音樂。

 

襯衫、成套西裝 all by BEAMS / 鞋子:converse (Juice-Taipei)
key item:Herschel Pop Quiz  NT$3,080

 

你們曲風多變,但看得出來 Hip hop 對你們影響很。聊聊你們與 Hip hop 的緣分吧!

翔永:我第一次很深刻接觸 Hip Hop 是我國小五年級去美國的時候,我的學校有非常多黑人和墨西哥人,他們都聽 Bow Wow 那種音樂,才藝表演課的時候大家也都唱這首,那邊的小朋友和台灣真的是完全不同,他們有自己的swag,每個都和麻吉弟弟一樣,褲子穿超低、露屁股,我真的受到蠻大的衝擊。那時候打開 radio 裡面全都是 Hip Hop,久了就愛上這種音樂,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EDM 是我在做音樂之後認識的,覺得這樣的音樂和我的風格很像。在台灣大家做 Hip Hop 都傾向同一種風格,我就想說為什麼 EDM 不能變 Hip Hop?現在的趨勢就是將 EDM 加入原本的歌曲裡,像頑童他們最近也在嘗試將 EDM 融入 Hip Hop,或是 Calvin Harris 把 Country 那種牛仔音樂加入 EDM 裡頭,都是很棒的嘗試。

信維:我的一次接觸 Hip Hop 是 LA-BOYZ,以前我媽媽工作的地方隔壁就有ㄧ家唱片行會放他們的歌,我就是因為這樣認識街舞。但那時對 Hip Hop 還沒那麼了解,只知道唱唱跳跳。真正開始了解是在我高中學街舞的時候,而我喜歡 Hip Hop 的原因就是因為跳舞很開心,會讓我想要跟著跳、跟著動。現在開始自己玩 Hip Hop,我才發現 Hip Hop 就是「做最真實的自己」,所以我覺得台灣最 Hip Hop 的文化就是台客。Ty 也是阿,他就是四川的道地台客,他在當地火紅得程度不輸給周杰倫!想要找到自己的 Hip Hop,就是要先了解台灣,像 TGMF 和草屯囝仔做的《臭屁嬰仔》讓我有很大的衝擊,我很喜歡陳樞育,他的 flow 段落很像是台灣傳統法仔鼓在用的經文,把法仔鼓套入饒舌歌詞,我聽到真得是傻住了,覺得超屌!台灣有很多文化基礎是可以加入 Hip Hop 變成屬於台灣人的風格,這也是我將來的目標,也許也能加入 EDM,只是如何讓它變得好聽,就是我們得考題,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台灣有很多文化基礎是可以加入 Hip Hop,這也是我們將來的目標。

 

對你們而言,Hip hop 是?

翔永:我覺得台灣最 Hip Hop 的就是憲哥,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完全不做作,這才是 Hip Hop。有很多 Hip Hop 檯面上和檯面下完全不同,我不喜歡這樣,像我很喜歡頑童就是因為他們的歌就是在說自己,當然好學生也可以玩 Hip Hop,像熊仔還有Chance The Rapper,他早期做了很多音樂都在訴說他的感情,還有 J. Cole 就是完全在表達自己,我自己就喜歡這種真實的 Hip Hop。 

信維:就是我的人生、我的生活態度、我的台灣文化。

請告訴你的讀者與粉絲,Boi ! 接下來的計劃。

信維:今年是我們的沉澱期,也是衝刺期,我們想累積更多作品,也在音樂上更進步。所以今年我們會做很多準備,也許明年就有機會發行第二張迷你專輯。我個人的部分也希望能夠往戲劇發展,因為我很喜歡看電影,希望能演一個自己喜歡的角色,像我很欣賞的張震大哥那樣。我是先認識他這個人,再去看他以前的作品,我真的覺得他早期的電影很好看,完全不商業,看得到演技、看得到劇情,你會感受到他就像在演自己。但說實在的,我在台灣很少看到這樣的東西,雖然台灣有很多實力派演員,也許是現在的市場影響,很多厲害的演員被埋沒了,沒辦法在一部戲裡發揮演技。之前我也和身邊的導演朋友聊過,他們也覺得這是現在的問題,沒有辦法,需要年輕一代的朋友一起改變,這也是我未來得人生藍圖,希望自己能夠好好發揮。

翔永:大家可以期待我們下一張專輯,我覺得會非常屌,預計是在明年,但今年也許會推出一些作品,可以保證會非常有我們的風格,未來也希望能幫我身邊的人寫歌、編曲,同時兼顧歌手、表演者、製作人不同的角色,這在台灣比較少見,國外像 Zico 我非常欣賞他,他所有音樂都是自己編曲、自己做,但他表演也非常強,很有自己的 style ,希望能朝這個方向邁進。

 

關於穿搭,BOi !這麼說…

有很多粉絲會關注你的行頭,你都怎麼設定你當天的穿搭形象?你有單品蒐藏癖嗎?

信維:其實我沒什麼時間去設定要穿什麼,因為我都睡到工作前一小時,如果再去想要穿什麼就會遲到,所以喜歡黑色系的衣服,就不需要思考。但受到爸爸的影響,我從以前就很喜歡鞋子跟潮流文化,以前沒有錢,只有過年能買鞋或牛仔褲,但長大後可以自己賺錢,開始會去認識那些品牌,真的喜歡才去購買它,不會一窩蜂趕流行。我算是一個球鞋癡,我每天穿完鞋子都一定會擦鞋,即使累到連澡都不想洗,也一定會擦鞋才會去睡覺。一個月會花一天的時間,把鞋子全都拿出來和它們聊聊天,再一雙雙清潔好收起來,這是我的成就感之一(笑)。我的鞋子至少有上百雙,家裡根本放不下,只好分散在我表哥、表弟家,有些不常穿的鞋,在家踩一踩也開心。

平常比較習慣選擇的包款是哪一種?對於今天拍攝的這幾款包當中,你自己特別喜歡的包型是?為什麼?

信維:男生多半都喜歡空手,能不拿包包就不拿包包,但有時候因為工作需要,還是要帶衣服啊、鞋子啊等等,我就會選擇容量比較大一點的款式,例如今天拍攝的手提大包,有點類似旅行袋,可以斜背也能用手拿著,背起來也挺帥(笑)。

翔永:我自己平常習慣背後背包,輕便、有型的款式都還不錯,我喜歡有夾層設計的背包,有一些小雜物可以全部丟進去,蠻方便的。

 


 

about_
Herschel Supply Co. 2017 夏季新色

來自加拿大的潮流背包品牌 Herschel Supply Co. 以旅行作為品牌基因,捨棄掉繁複裝飾,以簡約實用的設計風格風靡街頭,帆布材質點綴皮質提袋成為其經典之作,於是有「城市旅行者的輕時尚」之稱。在 2017 春夏釋出的最新款式中,加入了各式熱帶植物與跳色元素,簡約的包款廓形除了保有其經典雋永,更在包款兩側納入水壺/雨傘置物袋增添便利性,並增加收納夾層,提供旅人更實用便利的包款選擇。

Herschel Supply Co. 粉絲專頁

 

 

 

editor_Amber
photographer_Uliz Hung
makeup & hair_嫻嫻(斐瑟)
服裝協力:Beams Taiwan / Juice-Taipei / Ionism

 

tags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