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裸奔,也不能放棄 Nike Zoom Vaporfly 4%!這雙鞋改變跑者的馬拉松生涯

2016年里約奧運馬拉松比賽前,Shalane Flanagan 被夢魘纏繞,因為她要在沒有 Nike Zoom Vaporfly 4% 的情況下開始其運動生涯中最為重要的比賽。對她而言,這種感覺比在大庭廣眾之下赤身裸體更讓她感到恐懼。她會告訴你,相較於不穿 Nike Zoom Vaporfly 4%,她寧願選擇赤身裸體跑步。Shalane Flanagan 的陪練員 Amy Cragg 表示,她認為自己的這雙 Nike Zoom Vaporfly 4% 比什麼都珍貴,並對它們呵護有加。“有時候在林間小路或公路上跑步,你必須穿過樹林、長途跋涉才能找到隱秘的地方如廁。” Amy Cragg談道,“我不確定我會擁有幾雙 Nike Zoom Vaporfly 4%,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我會選擇脫掉鞋子,我不想冒任何毀掉鞋子的風險。”

2016年1月,里約奧運馬拉松預選賽前,Shalane Flanagan 和 Amy Cragg 拿到了 Nike Zoom Vaporfly 4% 的原型鞋,成為首批拿到這款跑鞋的女性運動員。2013年6月,Nike 開始研發 Vaporfly 4% 動力系統,並在鞋底模具的研發上投入了大量精力。鞋底採用了全新的 Nike ZoomX 泡棉,輕質柔軟,並能夠提供高達85%的能量回傳。泡棉內嵌入了全長弧形碳板,提升跑鞋硬度的同時提供足夠的推進力。與 Nike Zoom Streak 6 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能平均提升4%的跑步效率,如此高的跑步效率提升即使是在馬拉松比賽中也能明顯提升運動員的跑步表現和跑步感受。

儘管兩名女性運動員如今對 Nike Zoom Vaporfly 4% 讚不絕口,但她們當初對這款跑鞋並非一見鍾情。“第一次看到這雙跑鞋時,我還想,這就是一雙巨大的厚底鞋。” Shalane Flanagan 說道 “既沒有流暢的造型,也不像是一雙能讓你跑得很快的鞋子。”

Amy Cragg 也曾感到猶豫不決。“第一次聽說這雙跑鞋的名字時,我覺得它更像是一種噱頭。” Amy Cragg 表示,“和普通競速跑鞋的外觀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看起來更厚,感覺穿上會讓我失去平衡。”然而,當她第一次穿上 Nike Zoom Vaporfly 4% 並輕鬆完成了五英里(約8.05公里)試跑後,她意識到這雙鞋子將改變她的跑步生涯。“這次跑步確實不同以往” Amy Cragg 說,“前兩步有些搖晃,但隨後便感覺到了跑鞋的強力回彈和輕盈,就好像它在推著我前行。”這種推進力正是弧形碳板的功勞。

第二天早晨,Amy Cragg 穿著  Nike Zoom Vaporfly 4% 與 Shalane Flanagan(這是 Shalane Flanagan 首次穿著這款跑鞋)一起跑了20英里(約32.18公里)。“2英里後,我們相互對視,異口同聲:‘真是太不可思議了。’”Amy Cragg表示 “跑完後,我們甚至沒有思考關於鞋子的問題,滿腦子都是跑步過程中難以言語的非凡感受。”

 

2英里後,我們相互對視,異口同聲:”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 Amy Cragg

Shalane Flanagan 在首次試跑時就意識到,這雙跑鞋能幫助她更為長久地保持跑步姿態。“跑鞋雖然很輕,但緩震性能很強,也絲毫不會變形,同時能讓我感受到極佳的回彈力。” Shalane Flanagan 如此評價 Nike ZoomX 優異的緩震性能。

馬拉松比賽中,疲勞感無法避免,在這點上 Nike Zoom Vaporfly 4% 擁有極大的優勢。 “通常情況下,大多數人會在跑到18到20英里時進入‘撞牆期’。” Shalane Flanagan 表示。這時候,運動員的各項機能開始下降。Shalane Flanagan 穿著 Nike Zoom Vaporfly 4% 參加了里約奧運馬拉松比賽,她說:“這雙跑鞋讓我在前22英里的跑步過程中沒有感到絲毫的疲勞。我只需要在最後4英里奮力一搏,而不是對抗最後的8英里。”

Amy Cragg 也感受到了同樣的提升,她說:“和之前我穿過的所有跑鞋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讓我可以在更長時間內保持輕鬆的感覺。”

這些提升並非毫無依據。自從 Shalane Flanagan 開始穿著 Nike Zoom Vaporfly 4% 以後,她已經創造了兩項個人紀錄。2016年波士頓10公里馬拉松比賽中,她跑出了30分52秒的成績,大幅超越她之前的31分03秒的個人紀錄和31分04秒的賽會紀錄。2016年,她還以1小時07分51秒的成績創造了另一項半程馬拉松賽事的個人紀錄(比之前的個人最好成績提升40秒)。Amy Cragg 也在同一場半程馬拉松比賽中以1小時09分50秒的個人最好成績完成了比賽(比之前提升了90秒)。Shalane Flanagan 表示“創造個人紀錄並非易事,尤其是在像我這樣的年紀。”。

Amy Cragg 對 Nike Zoom Vaporfly 4% 充滿信心,自從拿到第一雙 Nike Zoom Vaporfly 4% 以後,她幾乎每次跑步都要穿著這雙鞋,即便是之前通常會穿釘鞋進行的賽道快速短跑。Amy Cragg 說 “我再也不想穿別的跑鞋參加比賽了。”

除了能夠説明女性實現個人目標之外,Shalane Flanagan 和 Amy Cragg也堅信,Nike Zoom Vaporfly 4% 的動力系統將對 Breaking2 挑戰的結果和跑步運動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當你為全球最頂尖的運動員配備如此卓越的跑鞋時,將有機會見證奇跡。”Shalane Flanagan 表示 “我相信,之後研發的每款長跑跑鞋都將基於這一理念。”這將開啟跑步的未來,説明人們不斷創造新的紀錄

Nike Zoom Vaporfly 4% 將於6月8日起在 Nike.com 和指定零售店鋪發售。

關於 Breaking2 的更多訊息,請點擊 此處

Eliud Kipchoge、Zersenay Tadese 和 Lelisa Desisa 將穿著配有頂級個人訂製版的  Vaporfly 4% 動力系統的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進行突破馬拉松2小時大關的正式挑戰。

 

Shalane Flanagan 和 Amy Cragg 是目前眾多穿著 Nike Zoom Vaporfly 4% 並取得勝利的運動員中的兩位。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