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論流行、華人、社群,陳冠希:「我也能發文說自己有 30 公分,但它並非事實。」

街頭文化成為全球流行趨勢的重要一環,早已是運行當中,然而,發跡於歐、美兩地,亞洲範疇內尚只有日、韓擁有較為鮮明的風格並真正具備影響力,而若華人圈上,儘管人口眾多,但語言的隔閡,以及政治、文化等各層面因素的阻礙,大大延遲了和國際接軌的時間;但好事多磨不嫌晚,並且已是有人正致力於推動街頭文化在台灣、中國、亞洲等地發展著,長達十多年,而這位如此指標性的人物,其備受爭議、卻功不可沒,「陳冠希」交流著東西兩方的街頭、流行、音樂、與藝術,他必須被作為華人街頭文化的先驅。

 


香港潮流品牌 CLOT 是 Edison Chen 影響華人街頭文化的開始,即便你說了 Air Jordan、A Bathing Bape … 是已於亞洲等地風行許久,但作為一名華人,並且深入兩岸的娛樂生態以及流行領域,至他隻手創立了如此國際級的單位,能和 Nike、adidas、HBA 等知名品牌、設計師合作,陳冠希是憑藉自己深具歐美文化與風情所影響的眼界以及態度,將此精神透過服裝,甚者是近期的藝術單位 3125C 對華人傳遞,而同時,他也把中華文化的精神、風格雙向的交流出去。

這等成就絕對是唯一,但礙於兩岸媒體所扮演的主流角色,關注陳冠希的緋聞與八卦,宣揚他叫罵林志玲的言論,重要性更甚他帶領著 CLOT 前進巴黎,以及他將歐美流行的品味與資訊發揚光大。所以陳冠希在洛杉磯、在日本、在法國,是生活得更加自在,他對於東方街頭文化的所作所為,如 SHOWstudio、Dazed 等媒體是相當感興趣,並且近日,SSENSE 也來與 Edison Chen 進行了一番的訪談,談自己、談社群、談文化、談國與國之間的差異。

 

 

 

2016-09-05_184903

Untitled 拷貝

 

籃球、NBA、Michael Jordan,他們使我他進入 Hip-Hop 流行的世界。

 

全球流行文化的將來,愈來愈明顯的會是由 Hip-Hop、街頭服飾、與當代藝術這三者做主,而你恰巧都有在觸及。

我生長在 Michael Jordan 贏下三連霸的 NBA 時期,而這著實影響了我人生的方向。透過 MJ,我開始聽嘻哈音樂、追蹤 Tupac,並且之後返回到了香港,則是開始受中華文化與功夫電影的影響。香港當時正逢主權要從英國交接回中國的日子,所以我見識到了非常劇烈的轉變,這不似街頭的鬥爭,更多是文化的鬥爭。

那時,另一種藝術形式帶來了新的影響至我的生活裡,一個我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新境界,不再只是說 “ fuck you ” 而是得以更優雅的方式。生在中國是有趣的,因為你不被允許說正確的事情;為了去做你想做的事,得用一副小面具來隱藏訊息,並交由消費者們去解讀。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街頭服飾這麼受中國年輕人的歡迎,因為設計的方式如同密碼?你可以秘密的推動你父母親完全不了解的次文化…

這關乎表達的自由。我覺得像是在中國,小孩子沒有地方去表達他自己,沒有方式去說:「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型態。」並且我認為,「街頭流行」在中國會快速地受歡迎,是因為這些小孩子是把自己依附在這個波動上,多過說「這件衣服做得非常好。」他們希望成為這些事的一部分並代表著它。

很多的文化來自於其他國家、其他地區,這會存在認知上的差異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嘗試去當一個模範,並非為了要有人模仿我,而是使大家都能自由地表達自己。我不受拘束,我的思想是超越的,因為我從未在一個被限制的環境裡;我沒上大學、高中沒畢業,所以我從未被放進任何一個框架裡。你若想像一個制度化的教育系統然後乘以十倍的僵化,那就是中國人們正在經歷的,所以我希望將人們的想法從框架裡頭釋放出來。

中國的生態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在影響著流行想法向外傳遞,影響著文化產物的普及?

我認爲,被奴役的人們在思想上就只有接受與執行,我感覺沒有很多想法是如「好的,我可以做些新的東西!」這樣,往往會只是在一些事情上做著很小的改變,所以從 CLOT 做起,我們嘗試去遠離這種風氣。舉個例來說,我們和 Hood by Air 聯名,嘗試採取一個不同的角度來完成這件事,而非透過減少訊息的內容。創作者的心態與工人的差別就在於,重要的事情必須呈現給其他人。而這將讓有人去覺得「對,我也辦得到。」

當你見著人們全為了買相同的衣服而在排隊,這感覺不像是你所言的釋放。他們買的是你所談論的「想法」嗎?或者只是購買朋友有了的那些看起來很潮的東西?

我認為這是個轉折點,這是一種人們可以把東西與體驗帶回家品嚐和建構的方式。我們有個叫 3125C 的藝術單位,我告訴大家,當你們來到這裡,我希望你們帶些東西回去,這並非在說要你們買些東西帶回去,我指的是體驗與經歷,你可以把它帶回去,然後從中被激發,然後能做些其他的事情。

Untitled

Untitled

 

我認為將這事看作一個引爆點很有趣,因為現在正有許多非常真實的能量,但同時也在致力於好比 T-Shirt 的平庸事,而這股能量可以轉換為何?這同樣運作在社群媒體領域,有很多的力量,但截至目前為止,我們所想得出、要說的,都只是相當表面的東西。

我感覺這是一把雙面刃。我們吸收了很多資訊,但要如何帶著這些資訊去成為一個真正能做出差異的觀點製造者?孩子們會告訴我他知道了所有 Raf Simons 的歷史,但其實你就只是滑著手機、讀著文章的段落,而這並不代表你了解,你其實並不知道,你必須要更深入研究。我所來自的年代,你必須親自找資料,前到圖書館,翻著書籍。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非常新、非常有趣,而這感受使我有責任感,因為下個世代的人們完全不了解實際的讀書以及和實際的與人接觸。

所以你正在扮演著兩個時期的橋樑。

這關乎讓年輕世代理解看到與知道的差別。人們會告訴我他們在網路上看到的一些有的沒的,然後我會想說「喲!我帶你去日本走走!」帶你去看 Undercover 的回溯展,給你實際的東西,而非看看照片這樣。我有個在香港賣冰的朋友,我問他說「這好吃嗎?」而他是告訴我「好吃不好吃已不重要,如果他『看』起來是好的,人們就會把照片放上網,然後我們就有生意了。」對此我覺得完全錯掉了。網路被認定是一個工具,但沒有真相,我可以發個文說「我的老二有 30 公分。」但這並不是事實。

你四處旅行,這有幫助到你見識真正的東西?

旅行在我的創作過程裡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我吸收這些經歷,然後分享與傳遞給追隨我的人們。我著迷在每個地方,若沒有到世界各地見識見識,我不會成為一個有創造力的人。

你有著很龐大的關注族群。當你分享每一件事情時,擁有這麼多的追蹤者並且會立即給予你回應是什麼樣子的感受?

我完全不在意。因為有一半的人只是坐在電腦前,不會為他們所說的話負責。很多人在螢幕的背後時,相當愛講,但當來到我的面前,則什麼也說不出來。我用社群媒體來傳達一種生活態度,展示給那些事實上有在在乎新事物,但可能沒法實際見識到的人。

 

Untitled

 

有任何你已經做過的事情,它受歡迎的程度使你感到驚訝?好比你的品牌 Emotionally Unavailable,當初是立刻知道了這個想法會紅?

有時候,片刻的想法與談論會是很重要的。約莫一年半前,我問了個朋友他的近況,得到「嘿,我感覺心有所屬(Emotionally Unavailable),現在的我挺實在的。」而我就想了「哇!讓我們來做個衣服吧。」人們會愛上的。

正是分離與悲傷已經成為趨勢了,看看 Drake。

這就是種情緒。我們正生活在一個情緒化的世代。

瞧瞧我壞掉的 iPhone 螢幕吧!它就是我整個世界裡的心靈創傷過濾器,而我想每個人都有個壞掉的螢幕。

上次我摔壞了我的手機螢幕,我就告訴我女友這會是個新趨勢,它像是個彎曲、有裂痕的事實。我對這事感到驚訝,它成了我們如何生活以及我們是誰的證明。所以我將 CLOT 最新一季的系列命名為 “New Age Ethnic” 的理由,因為透過網路,紐約和香港的『酷』已經沒有了界線,它們幾乎是沒有差異。你會看到人們在很多地方是穿著相同的衣服,這就是新世代精神的一種。

我有些朋友正透過 DMT 這般的化學物質在探索精神力,他們告訴了我說,這個體驗是讓自己感到人們皆來自同一個次維,我們都分享著同片天空、同個地球、同個網際網路

所以我們的精神在網路上合體了。

不再有區分了,特別是有了 Google 翻譯。我們都分享著同個信念。我是感到有權力的人們都嘗試離著我們,因為如果有天我們聚在一起了,力量將會更強。

語言是很重要的。回到流行、籃球運動、當代藝術,甚者饒舌,它們都存在於任何一種語言形式上。

其實大部分在美國的人們都不知道 Young Thug 是在說什麼!

不過你喜歡它,因為那原始的情感是無所不在的,它會使你陶醉。

我想說恐怖電影,它是解釋這個理念的最佳方式。電影來自泰國,而你根本不知道它在說什麼,但仍會感到害怕。所以我們的內心都有著相同的東西,只是你要停止去忽視它了。

 

 

source:ssense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