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TW RAP / 台灣 Hip hop 的哀愁 - 從張清芳稱熊仔「胖子」說起

針對張清芳在金曲獎上的「胖子」一說,饒舌歌手熊仔於昨日正式回應

這幾天,不少人為熊仔、甚至 Hip hop 音樂所遭受的待遇打抱不平,認為台灣流行市場相當不尊重次文化音樂,導致 Hip hop 淪為主流表現其多元表象的「工具」,包裝於所謂流行價值底下。而張清芳的酒後之言,倒也像是拆穿國王新衣的孩童般,真實,卻也顯得格外諷刺。

或許有人會認為不過是句「熊仔,那個胖子。」哪那麼嚴重?是的,並不嚴重,換個角度也稱得上幽默。但就算熊仔真的是胖子,為何須承受在大庭廣眾(全台數百萬觀眾)下的汙辱?是因為他是新人?還是他所代表的音樂類型在台灣並不討喜,壓根不可能得獎?我們無意評論張清芳,畢竟真正動機只有她一人知道,而她也不若 Kanye、Miley 那般暴走;只是在回顧台灣 Hip hop 歷史的同時,看到這麼一個背負深遠意義的音樂類型,至今仍被東方傳統價值所綁架,免不了杞人憂天了起來。

AMSTERDAM, NETHERLANDS - NOVEMBER 10: Miley Cyrus accepts award onstage during the MTV EMA's 2013 at the Ziggo Dome on November 10, 2013 in Amsterdam, Netherlands. (Photo by Kevin Mazur/WireImage)

Miley 曾在 MTV 頒獎典禮上抽大麻(pic via_playbuzz

主流、商業並非壞事,很多時候,它能體現大眾所想,藉以達到擴張效果。屏除 Hip hop 發源地美國之外,近年韓國 Hip hop 表現得相當漂亮。從最早的世界街舞拔得頭籌,到現在不論 Underground 或主流市場,對 Hip hop 的接受度都相當高。尤有甚者,幾乎可以說 Hip hop 就是韓國的主流。你能想像某個韓國女歌手在頒獎典禮時,對著 Just Music 的 Swings 說「那個胖子」嗎?不太可能吧?除了禮貌之外,這也是尊重 - 而這尊重(Respect),則源自於地位、階級或著輩份使然。熊仔確實是新人,想加入這場遊戲,就得依著目前的遊戲規則走。不過有趣的是,與以往不同,他並沒有一笑了之,隔天火速 Remix 了《PANDA》一曲,以回應張清芳的「胖子」一說。

熊仔的幽默,證明這件事並非想中那麼複雜,一切純屬娛樂。只是當我想起兩年前 Vasco 在《SHOW ME THE MONEY3》表演後所講的那席話(" This is Hip hop.I am Hip hop.")時,兩相相比下,仍不免對他人環境感到羨慕。時隔多年,說「台灣 Hip hop 跟熊仔一樣,還是個新人。」一點也不為過。期待台灣 Hip hop 也有一天能闖出自己的主流價值,將餅真正做大。屆時,胖子不胖子、新人不新人將不再是問題;我們只會討論音樂與內容,並在電視機前,期待有更多、更有趣的音樂出現。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