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 暴躁外皮,兩隻怪物 -「夜貓組」出沒,請保護好您的耳膜

這是夜貓組,I don’t like the po po,上街搗亂開著新的 bu bu。

約莫半年前左右,顏社十週年演唱會,我們看到了這個全新團體的誕生。喧鬧,搗亂,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 Leo 王加上春艷,多麼變態、多麼夢幻的青春組合啊?儘管開始有些訝異,畢竟跨廠牌合作極為罕見,但由於產品太過鮮明,他們很快便讓圈內議論紛紛。當大家都在問「這群傢伙又在搞什麼飛機?」的同時,也代表顏社 x 戰犯音樂的成功。

這回夜貓組首次登上 OVERDOPE.COM,我很無腦的決定要在兒童樂園進行專訪拍攝。你問我原因,其實我也答不上來,可能是想整他們,拍下他們被雲霄飛車搞得亂七八糟的畫面吧?至於成果如何,大家就看下去吧!

7
6

當初是在怎樣的因緣際會下,決定組團的?

春艷:最初在網路上認識 Leo,後來我們合作了一些歌,像是《台北之王》、《種瓜得瓜種dope得dope》,也常常跑去他家錄音幹嘛的。最後在迪拉的提議下,經歷半年多的籌備,我們夜貓組正式成軍。

夜貓組,是有打算做什麼與其他團體不同的事情嗎?

春艷:基本上,我覺得我們本身的特質就和許多正常人不一樣。簡單的說,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是非常「邊緣」的人,所以在音樂上就是強調自己的真實。有點魯,但又想用自己的方式大聲告訴大家我們的想法!

Leo 王:我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邊緣啦 (但是這可能就說明了自己有多邊緣哈哈) !春艷說得對,保持真實、stay real 一直是我們兩個的共通點。創作本來就是這樣。其他團體喔…其實不太認識大家,有人跟我們像得嗎?那我們應該會變成好朋友叫他加入夜貓組,呵。

55

33

迪拉說,他希望你們是很躁動、有鼓吹性的,你們自己怎麼想?

Leo 王:躁動喔?哈哈,我沒當過自己的觀眾,我不知道。但我心裡一直都很躁動,鼓吹性的話是一定要的啊!寫歌的時候都是在對聽我們歌的人說話,特別是比我年紀小的弟弟、妹妹們。大概是因為對於長大的過程有很多意見吧?所以希望自己說的話對他們有影響力。

春艷:一開始我自己的想像也是這樣,和我音樂和表演風格非常吻合。不過我們合作一段時間之後才慢慢發現差異,例如 LEO 的風格和我比起來相對穩重,多一點神經質和內斂,兩個人都有各自的特質。

我心裡一直都很躁動,鼓吹性的話是一定要的啊!

22

Cap – Diamond / Tee – Diamond / Pants – NEFF BARTS / Shoes – Vans SK8-Hi

23

Tee – Diamond / Pants – NEFF BARTS / Shoes – Vans Old Skool

 

從十年演唱會,到最近 Mixtape 公開表演,似乎也讓人見識到你們特殊的表演方式與默契。這些是怎麼鍛鍊出來的呢?合作至今,對彼此有何看法?是否會有競爭心態?

春艷:我和 LEO 會一起練團,常常就是電腦放歌、坐在椅子上就開始唱。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發呆幹嘛幹嘛的。與其說競爭心態,不如說當我知道 LEO 晚上在家都在寫歌時,我就會不敢偷懶。

Leo 王:培養默契就是要常一起混跟練習啊!其實競爭一直都是跟自己,只要超越自己就有進步。

12

14

最討厭對方哪一點?

春艷:LEO 非常認真讓我不敢耍廢。

Leo 王:春艷有時候會不小心把還沒公開的事說出來,哈哈哈。

LEO 非常認真

 

11

332

Leo,除了饒舌歌手外,你也是樂團主唱,想了解這兩種角色間的差異在哪?

Leo 王:大致來說,在樂團裡要跟團員合作,而饒舌歌手要跟 beat maker 合作。相同的部分,都需要考慮到工作夥伴的 skill 還有 sense;但樂團因為人比較多,所以變數比較多,相對需要更多溝通,同時也會很多碰撞跟啟發。至於表演,其實我之前有跟蛋堡請教過。我以前會覺得自己一個人在台上沒有 live band,好像不夠有張力,但我現在懂了,真的像蛋堡說的,「重點不太一樣。」饒舌歌手在台上那種單純靠說話(饒舌)的模式,對於整個 crowd 的掌握真的有蠻大不同。

233

8

春艷,我看你曾在 FB 表示對 Leo 以及小律的欽佩,那你自己有打算去搞什麼讓他們嚇一跳的東西嗎?

春艷:有啊,除了夜貓組,我平時也籌備很多自己的作品。只是還沒拿出來嚇他們,就會先被他們嚇到…

短期內最想做的事?

春艷:吃胖。

Leo:吃瘦。

5567

如果沒人跟著起舞我們怎麼革命?

就你們計劃來看,下一步,會是不斷表演,還是先累積作品?

春艷:基本上是同時進行。我喜歡到校園之類的地方表演,也順便賺點零用錢。

上次表演,我看到台下很多年輕歌迷,夜貓組有沒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春艷:如果沒人跟著起舞我們怎麼革命?

Leo 王:想說的都在歌詞裡了,真的。stay real friends,好好認識自己。

9

春豔、Leo 王  Clothing – all by Staple  

677

後記

通常在寫音樂類專訪的時候,會一邊聽著受訪者的作品、一邊寫稿。這能幫助我從旋律去感受創作者的心境,然後再慢慢透過文字雕刻出一個脈絡。

但這次我放棄了。

第一首《夜貓組》因為 MV 太緊繃,讓我目不轉睛,注意力完全無法集中;於是試著去聽兩人過去合作的《台北之王》- 一首小品,有些隨性,卻也因此營造了「莫名其妙」的破壞感,隨便一段都令人起雞皮疙瘩。而就算個人作品,我也無法專注,會因為音樂、歌詞,甚至是 MV 畫面而被影響 … 簡直就像班上最吵的那群混小子,可惡至極!

仔細想想,這或許就是夜貓組的特色吧?與印象中的饒舌團體不同,不帥,但很有自己的味道。而仔細劃分開來,Leo 王與春艷卻也有顯著差異。雖然同樣都是神經病,但就如同春艷所說,「LEO 的風格和我比起來相對穩重,多一點神經質和內斂。」他們就像是《湘南純愛組》中的鬼塚與龍二,又像是 Jim Carrey 與 Jeff Daniels 所飾演的《阿呆與阿瓜》,既是夥伴,也擁有絕妙的互補功能。Leo 說他很喜歡春艷,而春艷也受到 Leo 做音樂的態度影響,不時提醒自己要更加努力。我無法去描述那種感受,但雙人組合確實有它的魅力在。

2016 年,「夜貓組」真的出發了。初代目是春艷與 Leo 王。據說之後有可能加入新血。對於一個習於「同一模式」的台灣饒舌圈而言,這絕對是項有趣的「實驗」。究竟聽眾能不能接受?能不能跟著這群暴走族一同破壞,在混亂的世代中開闢另條出路?實驗尚在進行中,結果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的是,夜貓組不會是唯一。九紋龍已經搖旗了,相信接下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夜貓」出現,大家等著看吧!

Director:Lin / OVERDOPE
Editor: Evan / OVERDOPE 
Photographer:OVERDOPE STORE
Special Thanks:顏社 KAO!INC.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