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的解剖學:NIKE AIR MAX 95

自Air Max 95初次問世到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年了。這款鞋以其出色的性能為跑步帶來改變,鞋身獨特的螢光黃散發著獨有的自信光芒,彷彿它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即將獲得人們的喜愛和讚揚。與當時上市的其他產品不同的是,這款鞋一推出便立刻引起人們的關注。

這份自信源於Nike鞋類設計師Sergio Lozano。從受聘加入Air Max專案工作開始,和他的團隊懷著強烈的信念,對Air Max 95進行了無數次的改進,直至投入生產,這一過程並不容易。

與Air Max 1相似的是,Sergio Lozano的設計也遭遇了反對。“對Air Max 95的首次概念審核並沒有獲得整個委員會的認可。有些人認為它很好,有些人則完全不喜歡,”當談到在設計Nike Air Max 95曾面臨的阻礙時,Sergio Lozano回憶道。但多虧了團隊的支持,他依舊堅持著自己的理念,並且設計出了一款無愧於Air Max家族名聲的鞋款。“在這個設計理念背後,有許多偉大的支持者。如果沒有他們,這款鞋子也不可能被製造出來,” Sergio Lozano謙虛地說。

 

“對Air Max 95的首次概念審核並沒有獲得整個委員會的認可。有些人認為它很好,有些人則完全不喜歡。”——Sergio Lozano

 


冒險的生意

90年代的Nike Running系列非常受歡迎,但是Nike Basketball系列的迅速崛起遮擋了其光芒。Nike Basketball闊步向前,成功定義90年代人的運動風格。Nike Running團隊知道他們必須追趕向前。Air Max 95項目被定位為一種重新捕捉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跑鞋能量傳遞的方式。這款鞋必須大膽激昂,不同於該領域已經推出的任何一款產品。“跑鞋團隊希望這款鞋子的設計能多元化,他們想冒險一試。我猜我就是他們冒險的理由,” Sergio Lozano回憶道。


開天闢地

在1994年之前,Sergio Lozano並沒有跑步產品的設計經驗。在此之前,他的主要設計重心還在網球、訓練和ACG(全天候裝備)裝備上。不過這種突然的轉變並不令他驚訝。那時候Nike的設計團隊規模來得小很多,參與各種品類產品的設計也還是一種標準化的操作流程。才剛剛進入Nike工作四年,年輕的Sergio Lozano就被指定領導Nike最新的Air Max專案,但事實上,他對Air Max的構思早已開始。那是遠在他被招入Air Max項目之前的一個雨天,Sergio Lozano的靈感在欣賞Beaverton的風景時迸發了。“我望向湖泊對岸的樹林,開始想像雨水融化泥土的過程。我在心中想,如果那個完美的產品能隨著泥土的沖蝕而被發掘出來,這不是很有趣嗎?” Sergio Lozano回憶道。他迅速地畫了一個關於這款鞋的草圖,鞋上的條紋與科羅拉多大峽谷上看到的十分相似,隨後他把這幅草圖塞進了他的創意匣子裡。


靈感實現

“在隨後的幾個月裡,這幅草圖一直沒有被拿出來,直到那場令Sergio Lozano感到並不滿意的Air Max腦力激盪會議後。為了重新激發Air Max家族的活力,他需要在設計上拓展出一些真正與眾不同的東西。很快,他那眾所周知的靈光突然閃現,他在那個雨天畫下的草圖被帶到了聚光燈下。Sergio Lozano和他的團隊以這幅草圖為藍圖,開始引入前掌可見式氣墊,專注設計最佳的緩衝氣墊,為跑者增加更多的防護。

儘管一開始就取得了進展,但有一個問題始終徘徊在Sergio Lozano的腦海中。“我記得以前Tinker Hatfield在設計其他項目的時候通常會提出一些不同的想法。他會說,‘好吧,這是一個很棒的設計,但你的故事是什麼呢?’” Sergio Lozano在Nike設計圖書館的幾本解剖學書中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人體構造和產品設計基本要領之間的共通點令他著迷。“我只要找出其中最合理的聯繫就可以了”, 其餘的一切自然會變得簡單。人體的肋骨、脊椎骨、肌肉和皮膚都是他的主要創意來源,第一款Air Max 95的原型就這樣誕生了。


任何有價值的事都不容易

然而Air Max 95超凡的力量和個性也是它本身最大的阻礙。隨著設計進入評審階段,Sergio Lozano和他的團隊迅速意識到他們尚未脫離困境。Air Max 95的外觀設計如此特別,以致於有些人對它的潛力提出了質疑。“有愛它的人,也有恨它的人。但是當你獲得了這些真實的回應時,你能感受和獲得很多東西,” Sergio Lozano說道。這一大膽的設計起初根本沒有包括Nike的Swoosh logo。除此之外,這款鞋還包括Nike的其他兩個首創:前掌的可見式氣墊和黑色外底,這些都引起了擔憂。但Sergio Lozano和他的團隊並沒有放棄這個項目,最終贏得了反對者的認可。

當問到Air Max 95鞋上並不顯眼的Nike swoosh logo時,Sergio Lozano的激情再次重現。“我們把Nike看作一個完全可以被人們辨識的品牌,因此這款設計應該也可以獨立存在。那我們為什麼還需要這個logo呢?我們已經有了可見式氣墊的設計,並首次在前掌部位注入了可見式氣墊。”但在設計中,把logo放在哪兒也是一個問題。鞋子的設計不允許我們把logo放在傳統的位置,因為這會影響鞋子的其他重要特徵。最後,Swoosh logo被放在了鞋子的後跟位置,“我們把Swoosh logo當作一個標點符號,” Sergio Lozano說道。

 

“有愛它的人,也有恨它的人。但是你確實獲得了,因為這些真實的回饋。”——Sergio Lozano

 

當設計最終敲定後,是時候決定鞋子發佈的配色了。Sergio Lozano最初計畫使鞋子的顏色與鞋子本身一樣具有功用性,“在奧勒岡州,人們下雨的時候會跑步,在小路上也會跑步,當跑完第一個五英哩的時候,他們的鞋子通常都非常髒,而我就想試著遮掩這些污漬。”當他決定把灰色作為主色調之一的時候,他那無時無刻不在的自信又一次迸發了。“我聽說灰色鞋子根本賣不出去,所以我把這看作是一個挑戰。”黑色和深灰作為鞋子基礎顏色,因為這裡最易積聚污垢,向上為漸變的淡色。Air Max 95選擇標誌性的螢光黃是向Nike傳統的競賽裝備致敬,Nike的賽道釘鞋和越野平底鞋將繼續使用各種能見度較高的顏色。

Sergio Lozano和他的團隊不屈不撓,挺過了一輪又一輪的審核,直至鞋子投入生產。他的自信最終獲得了回報,這款鞋子很快就如同剛剛嶄露頭角的音樂一樣從倫敦,到紐約,以及其他地方陸續出現。這些由集體發出的個性而自信的聲音與Air Max 95毫不退讓的美學設計一脈相承。青年文化開始在Air Max 95背後集結,Air Max連鎖商店也蓬勃發展為一種時尚象徵。Nike跑步產品的這場冒險也獲得了回報,在擄獲全世界年輕設計師的心的同時,它也重新贏得了跑步鞋類巨頭的位置。即使已經過去二十年了,Sergio Lozano的理念仍然影響著當代的設計。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