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things-you-should-know-about-the-air-jordan-1-2

Air Jordan 1 你不可不知的 10 件事

作為 Air Jordan 系列的開山之作,Air Jordan 1 毫無疑問是球鞋文化歷史長河中最具故事性的一款球鞋。在那個被黑白二色主宰的籃球鞋年代,Air Jordan 1「Chicago」與「Bred」配色的亮相,將當時的「舊秩序」徹底粉碎,同時也開啟了一個傳奇球鞋系列的光榮之路。在 Jordan Brand 30 週年之際,Air Jordan 1「Chicago」於此時回歸無不具有里程碑意義。而為了向 1985 年原版致敬,Jordan Brand 也可謂煞費苦心,使鞋款近乎原貌歸來:沒有了 Jumpman Logo 的性感後跟,原汁原味的 Nike Air Logo 鞋舌,令人愛不忍釋的 9 孔鞋帶設計,甚至感人至深的「無鞋帶」發售,彷彿將我們帶上時光機,穿梭回 1985 年的芝加哥聯合中心,見證著 MJ 一個個雷霆萬鈞、飄逸瀟灑的扣籃,令人回味無窮。在這裏,HYPEBEAST 也將獻上對 Air Jordan 1「Chicago」最深深的敬意,與此同時推開鞋款背後的故事世界大門,與大家一齊分享它的「趣聞秘史」。

 

Air Jordan 1 High「Chicago」配色目前為止只發售過 4 次
2015 年標誌著 Air Jordan 1 Retro High「Chicago」配色迎來第三次回歸。作為 Air Jordan 系列的開山之作,鞋款在 1985 年面世之後,隨著 Michael Jordan 首次宣布退役,於 1994 年以「Bred」和「Chicago」配色第一次原貌復刻,並配有特殊打造的「影像集」鞋盒和復刻卡, 同期復刻還有高、低筒 Air Jordan 2、兩款配色 Air Jordan 3 (Black/Cement 與 White/Cement);之後在 2013 年中,這雙經典鞋款再次回歸市場,但設計相較元年版本發生了不小變化,其最為明顯之處在於後跟和鞋舌處的 Jumpman「飛人」Logo;而今年正值 Jordan Brand 30 週年,Air Jordan 1 Retro High「Chicago」時隔 20 年後以元年設計方案重新出現在大眾視野中,毫無疑問具有極為特殊的意義。

 

Air Jordan 1 High「Chicago」見證「上帝」63 分
每雙球鞋與它的主人都會有一段傳奇故事,Air Jordan 1 也不例外。在 1986 年東部季後賽第一輪芝加哥公牛作客波士頓 TD 花園球場的第二場比賽中,腳穿 Air Jordan 1 High「Chicago」的 Michael Jordan 砍下 63 分的高分,作為當時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秀球員,實屬在最終成為當季總冠軍的凱爾特人隊「太歲頭上動土」。Larry Bird 更是在賽後毫不吝嗇口中的誇讚之詞,稱 Michael Jordan 為「穿著球鞋的上帝」。

 

Air Jordan 1 Retro High「Chicago」2015「無鞋帶」發售
為了向元年款致敬,2015 版 Air Jordan 1 Retro High「Chicago」將同樣以「無鞋帶」面貌發售,並置於與元年近乎相同的 Nike Air Logo 設計鞋盒中。而鞋帶將會以紅、白、黑三色另外擱置,供鞋迷們自由搭配。可見此番 Jordan Brand 為慶祝 35 歲生日,真是用心良苦。

 

Air Jordan 1 設計師與 adidas 「3 Bars」品牌標識設計師為同一人
作為 Nike 歷史上最偉大的設計師,Tinker Hatfield 頭上過於耀眼的光環似乎搶去了其他貢獻於 Air Jordan 系列設計師的風頭。但請我們不要忘記 Michael Jordan 個人第一款簽名鞋是由 Peter Moore 打造。而 Tinker 是從 Air Jordan 3 起才接手 Air Jordan 系列鞋履的設計大權。Moore 曾任 Nike Inc. 創意總監,也是 adidas 美國總部的聯合創始人,adidas 經典 「3 Bars」品牌標識便誕生於他筆下。值得一提的是,在 Nike 工作期間,Peter Moore 為 Air Jordan 系列在 80 年代所取得的輝煌成就傾其所有,直至離開於波特蘭創建自己的體育公司 Sports Inc.。

 

Air Jordan 1 鞋領處「飛翼」Logo 誕生於波特蘭飛芝加哥航班中的一張餐巾紙上
當時的 Nike 品牌創意總監 Peter Moore 坐在波特蘭前往芝加哥的飛機上,注意到一個小男孩帶有航空公司贈與的飛行員「飛翼」徽章紀念品後,便從其造型上汲取靈感, 將 Air Jordan 1 鞋領處的「飛翼」Logo 立馬在身前的紙巾上畫下。而這個標誌也象徵著 Michael Jordan 超人的彈跳力和滯空力,成為了永恆的經典圖像。

 

Air Jordan 1 在 1985 年曾以 $20 美元的價格「清倉甩賣」
Air Jordan 1 在 1985 年面世時的發售價格為 $65 美元(以目前匯率結算約 ¥403 人民幣),並曾以 $100 美元(以目前匯率結算約 ¥620 人民幣)的價格「高價」轉賣。而 Nike 為了滿足巨大需求量,決定大批補貨,而這也直接導致了鞋款庫存出現積壓情況,甚至以 $20 美元(以目前匯率結算約 600 台幣)的價格出現在折扣商品貨架上。

 

Air Jordan 1 元年發售共推出 3 個版本
Air Jordan 1 無庸置疑是 Air Jordan 歷史乃至整個球鞋文化長河中最具「神秘感」的鞋款,其在發售後的受眾程度更是經歷了一波三折。Nike 當時可謂在 Jordan 身上下了至關品牌發展命運的最大賭注,在他還有沒有名聲大噪時便著手設計和大肆宣傳 Air Jordan 1。從無人問津到 Jordan 開始展露巨星頭角後的瘋狂搶購,再至大量「補貨」造成的鞋款囤積,這讓追尋、明了元年 Air Jordan 1 系列完整「產品目錄」變成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唯一肯定的是,Air Jordan 1 在 85-86 年期間共推出了低筒、高筒和 KO 版本。

 

Air Jordan 1 High 一經面世便風靡滑板界
NBA 禁穿 Air Jordan 1「Bred」黑紅配色可謂為 Air Jordan 1 的發售做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廣告,其顯著作用力刺激了鞋款的需求量急速上漲。而鞋款的超高性價比也吸引了眾多滑板愛好者的目光,例如頗為適用於滑板運動的卓越緩震性能、可保護腳踝的高筒設計以及皮革材質鞋面,都成為了 Air Jordan 1 從籃球場進軍滑板場的有力資本。

 

Michael Jordan 本人起初並不喜歡 Air Jordan 1 的設計
當 Michael Jordan 第一次看到 Air Jordan 1 的設計草圖時,頗為果斷地說到自己不能穿這樣的鞋登場比賽,並稱其擁有「魔鬼」配色。當然,出自 MJ 口中的「魔鬼」二字並不是指聖經中的撒旦,而是暗指當時北卡羅萊納大學的死敵北卡州立大學。

 

Air Jordan 1 High「Bred」配色「禁穿謎團」
Air Jordan 1「Bred」配色一經亮相便上了 NBA 總裁 David Stern 的「黑名單」,並明令禁止球員不能穿著鞋款登場比賽,其原因是「設計中沒有加入足夠的白色元素」。但即使這樣,Nike 還是心甘情願為每場罰款 $5000 美元的代價買單,因此這也成就了被人津津樂道的 Air Jordan 1「Banned」(禁止)主題廣告。然而,知名球鞋媒體 Sole Collector 在去年 10 月對這段歷史提出了質疑,稱 Air Jordan 1 High「Banned」廣告只是商業炒作,並非為 NBA 真正禁穿鞋款,而真正被禁穿鞋款為 Nike Air Ship;此外,其還指出 Jordan 本人從沒有穿著 Air Jordan 1 High「Bred」登場比賽,只是在新聞發佈會、造型攝影過程以及 1985 年扣籃大賽中穿過這雙爭議之作。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