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

時尚界龐克之教母|Vivienne Westwood 傳記

Vivienne Westwood 是這個世代的經典指標之一,她是時尚設計師、社會運動參與者、龐克教母,領導著國際品牌,完全是當代的傳奇人物。Vivienne Westwood傳記是由Vivienne Westwood和Ian Kelly所寫,在其魅力輝煌的全盛時期,以其獨特的想法、別致的觀點和真誠的心,首次訴說其一生的故事:「生者應得尊重,逝者應得真相。我和Ian一同合作這本新書,我很開心完成這本屬於我的故事,一個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故事。」
.
這是唯一也是首次Vivienne Westwood共同執筆寫下她自己的回憶錄並授權出版的傳記,內容部分來自她自己的看法,部分取材自她朋友、家人、同事們,其中包含她的兒子與先生、社會運動夥伴和名人朋友,交友廣闊的她朋友包含女星潘蜜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英國人權組織負責人Shami Chakrabarti 到美國超模Jerry Hall等。與Vivienne兩年的合作下,Ian Kelly以獨特的敘述手法為這位影響數百萬人的女性記錄其內心世界。

Vivienne的童年時代
「年歲的增長多少是帶些安慰的,尤其是一開始被視為離經逆道的怪咖….現在回想起來,我幾乎不認識那時候的自己,或者該說,我僅記得後來成為現在自己的一小部份,忍不住想著:『妳這個傻女孩,怎麼會這麼天真呢?』不過,話又說回來,天真也領著妳成長,讓妳求知若渴。現在,我會對相片裡的那個女孩說:別害怕。準備好。誠實面對,然後為自己多作打算。」

Vivienne Westwood aged 4- Vivienne Westwood ArchiveVivienne Isabel Swire. 4歲九個月

Vivienne 與 Malcolm McLaren:
「遇見Malcolm,我便墜入了愛河,我覺得他是這麼的英俊,即便多年後的現在還是這麼認為。我珍惜與他的相遇。一個沒有他的人生,就像世界少了巴西…他是這麼的具有領袖魅力、天賦異稟,我真的好喜歡他。即便他是如此的瘋狂,我知道自己還是想挖掘出更多他的內在。」
「龐克對我和Malcolm而言可說是所有的一切,現在,我並沒有像他人所認為的常把這個話題掛在嘴邊,並不是因為我羞於談論,或是覺得這話題早已過氣什麼的,轉而專注於其他目前更感興趣的議題,我要解釋的是,我現在所做的一切,仍是龐克,仍是為不平、為喚起人們思考而吶喊,即使會令人不快。在這個觀點與態度上,我永遠具龐克魂!」

Vivienne Westwood, 1973- Vivienne Westwood ArchiveVivienne 與 Malcolm,攝於 1973年

Vivienne 與流行時尚
「我投身時尚界的唯一理由便是破除『同質化』。除非具有特殊的元素,不然我不會感到興趣。因此,我們開始在自己的店裡以50年代的樣貌,昭示『撼動搖滾』(“Let It Rock”)。牆上釘貼著50年代的色情刊物的撕圖,這些摧折的誘人女體。這50年代的意念也讓我興起剪短頭髮的念頭。我的髮質柔細,所以我把它染成金黃色,髮質破壞後,變得粗糙豎直。之後,任頭髮長長,不過還是挺直簇立,這髮型醒目極了。人們從沒看過這樣的風格。」
「要總結Vivienne的整體概念,並不是我確定我想或是任何人可以做到的,你得找到參酌點,一些過去的意念與未來的目標。」

Vivienne 與性手槍樂團(The Sex Pistols)
「你知道,他們是認真的,那個性手槍樂團(The Sex Pistols),我愛他們的歌詞──不只是我寫的部份,雖然我喜歡作詞[Vivienne是性手槍樂團的部份歌曲的共同作詞人〕,也有不錯的表現。性手槍樂團的團員們都出色極了。前些時候我遇到其中一名團員,老了,不過在他開口以前,我知道他曾經叛逆過。給我個龐克,我會告訴你他的本色!(Give me a punk and I’ll show you the man) 」

Vivienne 與她的兒子們談及慈母角色
Vivienne Westwood, Malcolm McLaren and Joe Corre in Thurleigh Court- Ben Westwood Archive喬.柯瑞(Joe Corré)、麥坎.麥克羅倫(Malcolm McLaren) 與 Vivienne攝於瑟雷庭園 (Thurleigh Court)

「我很幸運擁有孩子。與他們的相遇是我這一生最重大的事。我以他們為榮──他們從未與人為惡。你能為孩子做最棒的事,我想,應該是給他們想法。」
「我的童年快樂嗎?是的」班(Ben)回答。「事實上,我們不僅愛她,我和喬,我們真的喜歡她的意念。」「舉例來說,拿龐克叛逆這件事」喬(Joe)說:「我覺得自己是龐克的一部份,總覺得置身其中,真的。我真的喜歡店裡的女孩們,我真的喜歡我母親是如此的特立獨行,而且很高興自己身歷其中。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未曾參與母親的任何活動。」班同意說道「我從不感到擔心,也很悠然自得。我們似乎從來沒有多富有,但母親總把它變得如此充滿趣味。屋子裡所有一起工作的人、縫紉機、還有來試裝的重裝騎士地獄天使們Hells Angels。我愛極了。」
班.魏斯伍德(Ben Westwood )與喬.柯瑞Joe Corré對母親Vivienne Westwood的訪談

Vivienne and Andreas 與他們的婚姻
「中國有句諺語說得好:老馬識途,倦鳥歸巢。如果那匹馬是你的,總會回家的。Andreas是匹馬,還是匹脫韁野馬。我很幸運,我知道,可以擁有像Andreas這樣的人。這說法有很多面向。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成為一名設計師,完全掌管自己的品牌,和我沒有瓜葛。所以我很幸運擁有他!其次,他總有些瘋狂的點子讓我進一步去執行,這對我是件好事。而且,Andreas棒極了──他是這麼的多才多藝!沒有他我活不下去,不管是工作上或是家庭生活。」Vivienne談及她的丈夫Andreas Kronthaler
「我們之間的愛現在不同了,成了剛開始時候的倒置,不過是好的方向:以前一開始是我仰慕她,尋求她的指導、創意與力量,現在,我希望,是她仰賴我。如果她真的開口問我,總是急切地讓我得認真回應。我得停下來,將全部的注意力投注在她身上。這就是Vivienne的方式。她總是這樣。我認識的人從沒像她如此專注的聆聽。」Andreas 談及他的妻子說道

Vivienne對氣候變遷的看法
「想像你和孩子正準備搭飛機去某個地方,而世界上只有一架飛機。想像這架飛機不知哪裡出了問題,你被告知如果發生機械固障,可能會產生連鎖反應,造成墜機。你還會出發嗎?為什麼我們不現在就請工程師處理呢?」

Vivienne談及人生
「我對自己的事不感興趣。我對物質沒有那麼大的需求。創意讓我感到快樂──還有,創造,我想藉由創意創造美麗。不過創意更為重要,而且持續,當然,創意是龐大的,沒有終點界限。我常想到自己的家人。還有朋友。我想向我所愛的人說,嗯,也算是某種形式的道歉吧:我知道自己很不一樣,我不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也不是普通一般人。我的人生一點也不平凡,我沒有時間去探望我的朋友,或是,你知道的,一起做果醬或其他尋常的事,就像是大部份祖母所做的事。有些時候我希望自己也可以做得到。我真的認為這和我常常在思考有關:『我會試試看如何解決』。我想比起其他理由,應該是這樣的。不過同時,這也是成就我的特質。我讓自己進入情況。」

VIVIENNE WESTWOOD 同名自傳,由 Vivienne Westwood與Ian Kelly共同執筆,Picador出版社出版,出版日期2014年10月9日。精裝本發行,售價25英鎊,購買方式請至Vivienne Westwood 官網

Launch Of Vivienne Westwood Autobiography

Launch Of Vivienne Westwood Autobiography

Launch Of Vivienne Westwood Autobiography

Launch Of Vivienne Westwood Autobiography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