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Kobe “打出名堂”籃球行第四日紀實:第一輪選拔賽

“不管人家怎麼看,誰贏球誰輸球,假如你一直有學習一直有進步的話,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一年只有一個冠軍,我剛進到NBA的時候前幾年也沒有得到冠軍,但是我有達到我的目標,我每年都有進步,我就贏了。我雖然沒有贏到冠軍,可是今年我贏得了進步,明年又會進步,最終我得到了五個冠軍。一直在進步,這就應該是你自己對於輸贏的定義,不要讓別人定義你贏還是輸,這不重要。不要只有一個目標,當你還沒有得到獎盃或者獎牌時,期間不斷進步的過程是最重要的。” ——Kobe Bryant

 

范弘昊:Kobe 說,不要想著與別人不同

范弘昊:Kobe說,不要想著與別人不同

經歷了三天訓練和一輪選拔,8月3日的向 Kobe 提問時段成為參加 Kobe “打出名堂”上海行的選手們一個難得的放鬆機會。不過范弘昊覺得收穫同樣不少。范弘昊提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像我這樣,身體有缺陷,可不可以用技術來彌補不足?”Kobe 並沒有馬上談起技術。

“他說,你不要把自己框在‘我和別人不一樣’的思維裡。訓練營這些天,你的隊友們並沒有覺得你有什麼不同。”范弘昊對 Kobe 的回答記得很清楚,“然後他才列舉了很多動作說我都可以用,比如頭部假動作,左手勾手,右邊突破假動作然後後仰跳投,等等。把這些動作結合起來,做一個動作,防守人動了之後你再接一個反制他的動作,防守人就沒辦法了。”

其實在臺灣的時候,范弘昊不但不曾被看做弱者,而且從高中到大學,都靠自己的努力打上主力,成為隊長。他已經充分證明過自己。不過范弘昊很少和人講起自己到底有多麼努力才做到這一點。在臺灣他經常為中小學生演講,講的內容是他如何面對競爭,如何實現理想。

例如國中如何從籃球社升入校隊。“我找到教練說我可不可以自己早起跟校隊訓練,教練說可以,之後我就堅持和校隊一起訓練直到進入校隊。”例如高中如何嶄露頭角:“國中其實一直是替補,很少上場,但是透過國中的訓練我認識到自己的優勢是速度。高中進入校隊之後我就發揮自己速度的特長,多下快攻,並且勤練三分球,確定了自己的定位是得分後衛。高二我就成為主力,高三成為校隊隊長。”

例如大學如何從頭開始:“在高中我是隊長、學長,但進入大學我是學弟,早晨六點半開始訓練,我每次都提早半小時,去球館把地拖好,因為我高中的教練告訴我,要把自己的本分做好。”身體的缺憾卻給了范弘昊最正確的態度,范弘昊很開心 Kobe 對他說了他喜歡的那句話。“他對我說,你的缺憾就是你的優勢。”

“如果你們很強的話要很多動作嗎?我覺得在外線我只要兩個動作就夠了,在打底線的時候也只要兩個動作。就四個動作。在外線的時候就直接右手運球後仰投籃,左邊運球後仰投籃,在打底線的時候左邊轉身後仰投籃,右邊轉身後仰投籃,這四個就夠了,你怎麼防我,你防得住嗎?把你的籃球動作做的越簡單越好,不要弄的太複雜。就是右邊、左邊、外線、底線,對手也難以防住,因為防守一往右邊我就往左邊。” ——Kobe Bryant

 

林湧南:我喜歡飛翔的感覺

林湧南:我喜歡飛翔的感覺

面對 Kobe,林湧南問了一個一直想得到高人指點的問題:“我問他,我跳得很高,但是扣籃的時候很多動作做不出來,我應該怎麼練習。” “Kobe 關心的是更基本的問題,所以他跟我說,要重視體能訓練,這樣才能保證體力,不至於到第四節無力起跳。然後告訴我要注意基本技術和腳步,這樣才有機會靠近籃框。”林湧南有收穫,不過也不免有點遺憾。

他還是不知道怎麼豐富自己的扣籃動作。雖然扣籃花式沒有進步,別的方面林湧南卻進步很大。“在校隊我不練都比別人強得多,所以訓練也就不夠刻苦,到了這裡,我已經能感覺到訓練帶來的疲勞,這在以前從沒有過,現在我知道訓練應該達到什麼強度了。而且教練教給我們很多動作的正確細節,顛覆了我過去的認識。以後我會按照正確的動作去練。”

因為林湧南不是只想著扣籃的年輕人。“我很早就長到170公分以上,因為身高最高,我在校隊一直打中鋒,但是我一直有控球,三分,組織能力,”他驕傲地說,“我和幾個年紀較輕的朋友經常會去和年齡更大的對手打球,他們都沒有能力和年齡更大的對手對抗,長得最高的我就必須要去控球,指揮。在校隊我也是絕對的核心,我帶領球隊連霸區冠軍。”

雖然有充分能力贏球,林湧南對自己做不出漂亮的扣籃總是耿耿於懷,因為他明明跳得很高。“我的彈跳就是比別人好,”林湧南隨身帶著一張他躍起後,頭的側面緊貼籃板,眼睛幾乎和籃板下沿平行的照片。“我想讓人們知道我有這樣的天賦。”

林湧南說他會帶著訓練營中學到的刻苦訓練的態度、科學的基本功訓練回到校隊,不過他還會繼續琢磨怎麼扣出漂亮的扣籃。“我熱愛籃球,我明白打籃球不是為了扣籃。我喜歡扣籃是因為飛翔的那種感覺太爽了,但我最想要人們記住的是我的籃球。” “除了親朋好友,籃球陪我最久。”

 

涂家豪:做人最重要是永不放棄

涂家豪:做人最重要是永不放棄

8月2日的第一輪選拔上,涂家豪所在的紅隊曾在5對5訓練中進入決賽,卻大比分輸球。讓涂家豪有點尷尬的是,主持人陳建州兩次鼓勵他秀一下自己漂亮的街頭籃球動作,他都搞砸了,也導致了球隊輸球。“他們上來協防,我就失誤了,”涂家豪很懊惱。一般來說街球場上出現一對一單挑,是不會有協防的,但涂家豪覺得問題不在對手協防,“是我自己的技術不夠好,沒能突破防守。”

“我來自上饒一個小縣城,唯一的老師就是網路視頻,”涂家豪發現自己學習街球動作特別快,這激發了他的熱情。“我家的一整面牆都被我拍球拍黑了,鄰居也常常來罵我太吵。”如今的涂家豪不會那麼叛逆了,卻多了些苦惱。“當初有個夥伴和我一起玩街球,每次比賽,我們兩人互相配合,漂亮的傳球和動作會把比賽所有觀眾都吸引到我們的場地旁邊,那時候非常開心。”

但是那位夥伴要顧及自己的學業,選擇了放棄。“現在最苦惱的就是沒有人和我一起打,所以我在大學一直勤工儉學,賺夠了錢,暑假就去全國各地參加街球比賽。畢竟這是我自己的愛好,不能拿家裡的錢去追自己的夢。”如此執著自信的涂家豪,面對 Kobe 卻問了個似乎不該由他來問的問題。

“我第一次參加這麼大的活動,真的很緊張,一緊張就會投不進球,所以我問 Kobe 怎麼克服緊張。”Kobe 的答案想必很符合涂家豪的胃口:“他說,今天你緊張,不進球,沒關係,明天繼續練習之後再來,後天再來,有一天你就會發現壓力就不在了。”“這是一個好辦法,”涂家豪的口頭禪又來了,“Never give up(永不放棄)。”

“你在練習每一個動作的時候,要把每個動作做的正確,不斷地重複練習,你的身體會越來越熟悉這個動作,你的腳步會慢慢越來越快,出手會越來越快。技術比速度重要太多了,所以要把技術練出來,動作練出來,防守練出來,每個動作做的正確。這是一個挑戰,但我很愛這個挑戰,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每次進步的時候我很滿意。” ——Kobe Bryant

 

李加斌:我要把我學會的教給更多人

李加斌:我要把我學會的教給更多人

背身拿球,晃肩,趁防守人一愣馬上向底線轉身後仰,主持人的聲音隨著他的出手而響起:“他在Kobe 面前,用了 Kobe 的動作!”“其實平時我經常練,但比賽中很少做得出來,”李加斌自己覺得訓練營第一天這一幕挺不可思議的,“當時面對對手我都傻了,沒在這麼大的場面下打過球,腦子一片空白,突破到底線附近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就做出來了。”

李加斌一直被陳建州封為“最老實的人”,他不但有典型雲貴山區的面相和膚色,說話也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沉著有力,或許是艱苦環境磨練的結果。李加斌家中三口人:母親、哥哥和他。父親的早年過世讓家境變得艱難。“以前我打球,鞋底磨透了,都要拿給媽媽去補,”李加斌說,“鞋底紋路磨平了,打球會特別滑,補過之後就更滑。”高科技的籃球鞋底用膠皮補過後是什麼腳感,那只有李加斌能體會了。

但是李加斌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依然磨練出了優秀的球技,甚至可以藉此幫助家庭。“去緬甸打球的話,參加他們國內的頂級比賽,一次打一周左右可以拿到上萬塊,”李加斌並沒有得意的神色,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同學們都很羡慕我可以靠自己打球掙學費,上大學不用家裡掏錢。”

老實人李加斌問 Kobe 的甚至不能算問題,他想告訴 Kobe,他看見 Kobe 受傷的時候流淚了,他想祝福 Kobe,於是他向 Kobe 講起了自己目前的傷病,而 Kobe 也用自己的例子鼓舞他。“Kobe 告訴我,上賽季他受傷之後,但他的兩個女兒在更衣室陪他,他想如果我放棄了,將來要怎麼教女兒們?所以他決心一定要回來,而且要變得更強。”

李加斌最不一樣的一點是,訓練營所有選手都是來專心當學生的,唯有李加斌還想著當老師。“在這次訓練營中我覺得自己學到的東西特別多,所以每進行一次基本動作的訓練,學會一項技術,我都牢牢記住,不停練習。” “等我回去,有人向我請教的時候,我會把這裡學會的東西,都教給他們。”

“我這幾天跟你們學到很多,我覺得很快樂。可以跟這麼多同學在一起,看到你們的專注和認真。我其實蠻期待的,十年後我們又可以坐下來,說不定你那時是有名的音樂家,有很多年輕人因為看到了你,他們才想當音樂家;這邊說不定也會有醫生,因為你做的成功,有更多年輕人也會立志也想當醫生;就像我坐在這邊,因為我跟你講我的籃球故事,讓你們想當更好的球員。” ——Kobe Bryant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