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我不完美,但我很美!整形過度的真實告白“A NEW KIND OF BEAUTY”

人不愛美,天誅地滅。許多人願意花錢在調整自己的五官、身材,為的是達到心目中完美的自己。由於一般整形手術昂貴、危險性高、修復期長,近年逐漸進步的醫學美容更發展出了微整型,主要是將不甚滿意的部位稍作處理,以不動到臉部太多基礎為原則,比起一般整型動輒數十萬的價格,微整型的價格通常是廣大愛美的消費者所能負擔的範圍,風險較低,也幾乎不需要修復期,甚至做完手術就能馬上出門見人了,因此廣受大眾喜愛。

英倫攝影師 Phillip Toledano以整型過度的人們作為主題「 A New Kind Of Beauty」拍攝。靈感來自 16 世紀畫家 Hans Holbein,雕像的曲線、色彩吸引著他,然後他開始思考著人類所謂的美究竟是如何定義。他認為,整型是人類重要的演化,它是一種嶄新的、「美」的形式,將時間再往 20 年前推,紋身和打洞被視為是邊緣文化的元素,但現在已經漸漸演變為一種主流文化,也許再過 40、50 年,整型外科就會像它們一樣,成為主流市場中一個普及的項目。

如果能透過手術改變外在,我們再也不須再屈於自身的基因,是不是能更加自由呢?

每個人對於美的定義都不盡相同,當然能自信地活下去是最好不過的了!

除了這系列令人嘆為觀止的新型態美之外,這位相當有才華的攝影師 Phillip Toledano 有另一項作品讓我很想介紹給大家。

上一次和父母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呢?Phillip Toledano 這項作品「Days With My Father」紀錄了在母親過世後與父親相處的影像。

Phillip Toledano 說,他父親失去了短期記憶的能力,也就是在 10 分鐘左右發生的事情幾乎會在下一秒全數忘記。在帶年邁的父親參加完母親的喪禮後回到家,每隔 15 分鐘父親就會問他的母親上哪去了,他只好一次又一次的解釋:母親死了。接著父親會重複陷入憤怒和焦慮,而他對參加這些喪禮完全沒有記憶。過了一陣子他覺得無法再告訴父親這樣的殘忍事實,只好撒謊,告訴他母親去巴黎照顧她生病的哥哥。

這些影像紀錄了最後三年與父親度過的時光。

父親散落在房子四處的字跡。

「有些時候在我們談話的過程,爸爸會停下來,嘆息,然後閉上眼,我就知道他記起所有的事了:關於媽媽、關於一切。」

更多 Days With My Father

從 Phillip Toledano 的作品中能夠得到許多啟發,尋找你生活迷人的地方,然後去執行、愛它就對了,攝影是這樣,人生當然也是這樣,記得和你所愛的人們聊聊天!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